以老养老模式等待试水 互助养老面临市场检验

  王羚

  中国面对老龄化社会挑战

图片 1

  这个夏季,有一件事让贵州省委党校副校长汪建初一直牵挂着。那就是正在筹建中的“以老养老”模式广西防城港试点。汪建初正是这一养老模式最初的提出者和推动者。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兼秘书长李建国24日表示,按照国际通行的老龄社会标准,中国从1999年开始迈入老龄化社会。目前,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国家的老龄化正在加速。

资料图:医院开设“二孩门诊”。

  “现在看来试点落地并不那么容易。但是我真的很希望‘以老养老’这种新模式能够落地开花。真正的养老不是等死模式,不是被动消极的,而是应该激发老年人自身的潜能,二次开发老年人力资源。遗憾的是,以老养老的好处很多人还没有看到。”汪建初说。

  当天,李建国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作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执法检查的报告。

张车伟:鼓励生育政策没有切中要害

  “以老养老”新模式

  报告列举的数字表明,截至2010年11月1日,中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达1.78亿,占总人口的13.26%,其中65岁以上老年人为1.19亿,占总人口的8.87%。中国成为世界上唯一老年人口超过1亿的国家。

“我认为首先要彻底放开,让人们有生育自主权,然后再看看生育达到什么样的水平,才谈得上鼓励生育,去考虑应该给予怎样的福利。”

  在盛夏黄昏的防城港市伏波广场,来自青岛的陈丽正把赤脚放进海水里,让带着凉意的海风吹散一身的暑热。背后台阶上,坐着她86岁的老父亲。

  报告提供的预测分析指出,2014年中国老年人口将超过2亿,2025年达到3亿,2042年老年人口比例将超过30%。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说:“中国可以称得上是‘跑步’进入老龄化。”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霍思伊

  孝顺的陈丽现在陪着患脑血管疾病的老父亲长住防城港。她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几年前为照顾生病的父亲,她放下工作,陪父亲到各地游住。海南岛、云南,哪里空气好就住哪里,防城港是他们住得最久的一个地方。

  李建国在报告指出,中国已基本确立了社会养老保障体系,参加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人数达到2.36亿人,已有5806万离退休人员领取养老金;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今年将覆盖60%的县。

就中国的人口现状、存在的问题及可能的政策应对,《中国新闻周刊》近日专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张车伟。

  在防城港,陈丽父女的生活很简单,大部分时间两人在房间里打扑克牌,傍晚时一起到海边散散步。“没有朋友,是很孤独啊,不过也习惯了,再说我爸的性格也属于比较内向的。”陈丽说。

  截至今年5月底,参加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人数达1.9亿人,5170万人领取养老金。全国三级卫生服务机构为5714万65岁以上老年人免费体检。有14个省份建立了80岁以上高龄老人补贴制度,惠及800万老年人。

“中国的生育率下降太快”

  在养老模式多元化的今天,陈丽父亲的这种养老模式还不多见,毕竟,像陈丽这样,能够放下工作和家庭,长年照顾父母的子女只能说是个例,难以复制。但就在防城港,力争在全国范围内复制的养老新模式试点正在进行中。

  然而,作为一个人口大国,中国的老龄化社会不同于其他国家,报告将此称为“中国特色的人口老龄化社会”。除了老年人口基数大、增长快、空巢和失能困难老人多以外,中国的老龄化还呈现出先于工业化、与家庭小型化相伴随、老年抚养比快速攀升等特点。

中国新闻周刊:目前,中国的老龄化程度处于什么水平?从全国整体来看,呈现出怎样的特点?

  2014年底,在中国社科院党校挂职副校长的汪建初参与了一个主题为“城市化与环境、健康”的调研组。在广西防城港调研时,汪建初建议,可以发挥防城港市在养生、环境、房地产等方面的特色,建设一个全国性的“以老养老”示范基地。这个建议后来被写入调研组给防城港市的建议信里。

  近10年来,中国80岁以上高龄老人增加了近一倍,已经超过2000万。随着年轻人异地工作,父母与子女异地居住,空巢老人越来越多,2010年城乡空巢家庭约50%;失能、半失能老年人数达3300多万。

张车伟:据联合国定义,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占总人口比例超过7%时,就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进入老龄化社会。2017年,中国人口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5831万人,占总人口的11.4%。60周岁及以上人口24090万人,占总人口的17.3%。

  所谓“以老养老”,就是充分发掘老龄人口的潜在能力,通过有组织的培训,提高老年人自我服务和自我保健能力。同时,通过建立老年人群居网点,形成老龄人口互助体系,在老龄人口内部化解部分劳动服务需求。

  2010年,中国大约5个劳动年龄人口负担1个老人。据最新预测,2020年约3个劳动年龄人口负担1个老人,2030年约2.5个劳动年龄人口负担1个老人。

中国的老龄化程度现在还不算特别严重,但是老龄化的速度却是全世界最快的。发达国家老龄化进程一般长达几十年,甚至100多年。例如,法国用了115年,瑞士用了85年,英国用了80年,美国用了60年,而中国只用了18年。并且据联合国预测,1990年至2020年世界老龄人口平均年增速度仅为2.5%,而同期我国老龄人口的递增速度为3.3%。并且一直在加速,越来越快。

  根据构想,正在建设中的“银族工程学院”将作为以老养老模式的核心工程。围绕银族工程学院,将建立一系列配套服务设施,包括银族养生园区、银色互助社区、银族创业中心、银族交谊平台等,为老年人营造一个健康、舒适的生活环境。

  中国有“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但当两个独生子女组成的家庭要承担4个甚至更多老人的养老责任时,无论在经济还是精力上,都给年轻人“难以承受之重”。

中国新闻周刊:为什么中国的老龄化速度这么快?

  与老年大学不同的是,老人除了在银族工程学院可以学习到自己感兴趣的文艺、保健等知识外,还可以享受到一个完整的生活服务链:医院、食堂、运动场、超市、园艺,甚至花园墓地,都已经在规划中。以“银族工程学院”为核心的养老试点其实要打造的是一个全功能养老社区。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表示,当社会变迁打破传统家庭养老赖以存在的基础时,养老观念和养老模式也必然发生变化。

张车伟:因为中国的生育率下降太快。中国的总和生育率,也就是每个妇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数,在1990年时达到2.1的世代更替水平(实现人口稳定须达到的生育水平),随后开始逐渐下降。从2000年至今,一直保持在1.5~1.6
之间,属于严重少子化。最新的数据显示,中国2016年的总和生育率为1.7。生育水平之所以下降得这么快,一部分原因是受计划生育政策影响,但根本原因还是社会、经济的发展,尤其是经济发展。比如收入和教育水平提高,尤其是妇女的受教育程度普遍提高,妇女的劳动参与增加等。

  按照汪建初的构想,在以老养老社区里,要充分发挥老人的潜能,实现自我管理、自我服务、彼此服务的目标。如果你退休前是一个管理干部,那你依然可以承担起部分管理工作;如果你有一技之长,你可以在兴趣小组里传授给别人;甚至一个没有任何文化的老农民,也可以因为有丰富的种菜经验成为园艺区的老师。

  不过,当中国人已经逐渐接受社会养老这一养老方式时,却又不得不面对日益突出的社会养老服务供需矛盾。根据报告,中国养老床位总数仅占老年人口的1.8%,低于发达国家5%至7%的比例,也低于一些发展中国家2%至3%的水平。

中国新闻周刊:国务院印发的《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中提出了一个预期发展目标,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在2020年达到1.8。在你看来,依据目前的态势估算,要实现这个目标难度大吗?

  “这些工作都是有偿服务,所以有些活跃的老人在这里获得的收入可能就超过他(她)的房租,他(她)自己也会很有成就感,这不是很美的事情吗?”汪建初说。

  对此,中国提出未来5年实现每千名老人拥有养老床位数30张的目标,这就需要养老床位需新增340多万张,建设任务艰巨。

张车伟:很难。从中国目前非常低的生育水平来看,很难指望它有一个实质的飞跃,只能说是向着2.1这个世代更替水平的目标靠近。

  银色人力资源潜力巨大

  专家分析认为,中国民办养老机构发展缓慢,主要原因是养老行业属于投资大、周期长、投资回报率低的微利行业,民间资本参与意愿不强。民办养老机构普遍存在设施简陋、功能单一的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那么,中国以后有没有可能恢复到世代更替水平?

  在汪建初看来,在“养老”这个词里,老年人不是被动地被养,而是有充分的自主意识和自主能力。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4年世界卫生统计报告》,中国人均预期寿命为75岁,居于发展中国家前列。

  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建议,大力推进养老服务体系建设,逐步形成政府宏观管理、社会力量兴办为主、养老服务机构自由经营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

张车伟:没有这种可能性。因为根据人口演变规律,一旦陷入超低生育率,就再也回不去了。但对人口而言,很难说哪个水平好,哪个水平不好。所谓的世代更替水平,也就是指总和生育率达到2.1时,中国人口会稳定下来,不增不减。从目前的态势看,未来,中国的人口一定会逐渐减少。并且,中国已经进入了刺激生育很难产生明显效果的一个阶段。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