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资运用内控指引有望扩围 业内:存款转保险趋势将持续

  本报记者 李超

图片 1

“放开前端,管住中后端”是近年来保险资金运用监管的核心基调。上海证券报从多位接近监管部门的人士处获悉,在3月31日宣布适当拓宽保险资金境外投资范围的同一天,保监会还向保险公司下发了三份监管文件,主要涉及保险资金运用内部控制的相关指引,以及针对创新金融工具——资产支持计划业务的管理办法。

  在宏观经济因素和市场环境影响下,保险资金运用正在资本市场上发挥更大作用,但与之伴随的资金运用风险也已经引起警惕。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在近期监管层出台的“1+N”的保险资金运用内部控制指引体系之后,针对不动产投资、股权投资、保险资管产品、金融衍生品及其他投资产品的相应配套指引有望陆续出台,扩大险资运用内部控制指引范围。而保险公司被要求于2016年4月30日前提交外部审计报告,也将为其健全和完善资金运用内控提供科学依据。

  保险资金拟实行“全托管”
“三道防线”严控资金流向

保险投资新政不仅为保险资金打开了另类投资的大门,同时也为险资出击海外打通了“任督二脉”。这令保险公司去年以来在投资收益上集体“咸鱼翻身”。投资收益率向好的同时,投资品种多元化、久期拉长,保险资产配置结构亦在不断优化。

  分析人士认为,在利率市场化背景下,储蓄资金或提升风险偏好迁移,“存款转保险”和“储蓄转保险”趋势还将持续。信用风险加大,固定收益类投资风险隐患将显著增加,保险资金整体投资收益率也面临考验。在市场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权益类投资尤其需要谨慎对待,避免对偿付能力构成不良影响,从而带来制约业务开展的后果。

  导读

然而,市场化改革逐步推进的同时,势必会面对更趋复杂的投资风险。尤其是在规模迅速放大的一些另类投资领域,潜在风险若隐若现。加强保险资金运用内部控制的呼声日趋强烈,相关监管指引的出台已被排上日程。

  内控指引扩围

  监管方式的转变,是《试行办法》起草的背景之一。前述保监会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十年来保险资管从业人数迅速增加,保险资金运用规模增长近10倍,监管资源已难以适应市场的快速发展,需要引入第三方审计机构、协会等市场主体配合加强内控监管。

知情人士向上证报记者透露,3月31日保监会向保险公司下发的三份文件包括:《保险资金运用内部控制指引》,《保险资金运用内部控制应用指引(第01号-第03号)》,以及《资产支持计划业务管理暂行办法》。

  保险资金正在资本市场中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2015年12月多路保险资金在二级市场上举牌上市公司,以及“宝万之争”,都吸引了外界对于保险资金所起作用的关注。与此同时,投资渠道有所放开的保险资金也面临着多重挑战。

  见习记者 李致鸿 北京报道

根据征求意见稿,保险公司被要求制定资金运用内部控制制度并实施。何为保险资金运用内部控制,主要指保险机构为防范和化解资金运用过程中的相关风险,保证保险资金运作符合保险机构的发展规划,在充分考虑内外部环境的基础上,通过建立组织机制、运用管理方法、实施操作程序与控制措施而形成的系统。

  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曹德云近日在“低利率环境下保险公司的资产负债管理和资产配置策略论坛”上表示,自2015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连续六次下调存贷款利率的市场环境。在此低利率环境下,由于负债成本的相对粘性,利差损风险正在上升,保险资金如何战胜低利率周期,并维持收益率的持续和稳定,对于行业的持续健康发展至关重要。而从国际范围看,美国、欧洲、日本长期处于低利率环境之中,这些地区如何进行资产负债管理和资产配置对于中国保险业而言有借鉴意义。

  9月30日,保监会就起草的《保险资金运用内部控制指引(征求意见稿)》(GICIF)(下称“《内控指引》征求意见稿”)及《保险资金运用内部控制应用指引(征求意见稿)》(第1号-第3号即银行存款、固定收益投资和股票及股票型基金)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征求意见稿中所提及的内控制度,主要涉及投资决策控制、交易行为控制等多个方面,具体翔实到:对保险资金运用的重要业务部门和岗位应当进行物理隔离,如设立集中交易室,实行门禁管理,未经批准其他人不得随意进入等。

  保监会于2015年12月印发了《保险资金运用内部控制指引》及《保险资金运用内部控制应用指引》(第1号-第3号),推动保险机构建立全面有效的保险资金运用内部控制标准和体系,并在此基础上强化对保险资金运用内部控制建设的监管工作。《指引》采取总、分框架结构,体现为“总指引+配套应用指引”形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将《内控指引》与保监会2004年4月28日发布的《保险资金运用风险控制指引(试行)》(下称《试行办法》)对比后发现,存在几处显著变化:

一位接近监管部门的业内人士称,“通过制定上述文件,保监会意在对保险公司投资操作风险防微杜渐,禁止不正当关联交易、利益输送和内部人控制现象在保险投资领域发生。”

  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总指引与配套应用指引共同组成“1+N”的保险资金运用内部控制指引体系,更加体系化和具有操作性。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下一步,针对不动产投资、股权投资、保险资管产品、金融衍生品及其他投资产品的相应配套指引有望陆续出台,扩大险资运用内部控制指引范围。

  与《试行办法》中“保险公司应建立第三方托管机制”表述不同的是,《征求意见稿》明确,“保险机构应当将保险资金运用形成的各项投资资产全部实行第三方托管和监督。”

值得强调的是,保监会还专门针对存款、固定收益投资、股票及股票型基金这三大投资领域,分别制定了《保险资金运用内部控制应用指引(第01号-第03号)》。根据这三大领域的不同投资风险,指引中都有明确的提示,保险机构应采取明确的决策与授权机制,完善的风险控制制度、风险处置预案和责任追究制度等。如要求保险机构根据账户或者组合性质,配备独立的权益投资经理,严防账户之间的高位托盘、反向操作等利益输送。

  投资风险“浮出水面”

  另外,《征求意见稿》要求,保险机构应当依据自身资金运用特点设立三道监控防线,即一线岗位双人、双职、双责为基础的第一道监控防线;相关部门、相关岗位之间相互监督制衡的第二道监控防线;以内部审计部门对各岗位、各部门、各机构、各项业务实施监督反馈的第三道监控防线。

随内控指引同时下发的,还有《资产支持计划业务管理暂行办法》。据保险资管业人士介绍,资产支持计划的交易结构类似ABS,大约两年前开始有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开始试点这一创新投资工具,但此前基本上无法可依,仅出台过一份相关监管口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