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3.com(365bet体育在线)】万能险A股劫:兑付洪峰将至 险资还有大概会服从?

  “在恶意做空势力基本已经销声匿迹之后,到底是什么资金在这一轮暴跌中慌不择路地出逃?”1月28日,盯着尾盘大跳水的盘面,上海一家证券公司大户投资者黄宇(化名)显得无比沮丧,“很难用言辞来形容1月份国内A股市场的表现。去年9月末上证综指从2850点一路反弹到3500点之后,进入新一年指数便连本带利地从3500点快速下滑至2650点左右,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小反弹都没有。”

  □本报记者 李超

  保监会半月批复15家保险公司增资132.73亿元

  或许黄宇已经忘记了,在去年9月末的抄底行情中,是谁在响应国家号召、大举动用成百上千亿资金入市维稳?是谁总是先知先觉地预先抄底、成功逃顶?又是哪个监管部门在近期屡屡提示行业潜在风险,甚至不惜禁售高限价短期万能险产品?

  保险业负债端和资产端的匹配问题,成为近期行业关注的热点。作为影响险企展业和投资行为的关键,监管层表态将对其建立长效监管机制,开展压力测试,防范相关风险。分析人士认为,部分险企希望通过高现金价值产品形成资金池,吸纳保费后投资权益市场比例很高,风险由此增大。相关政策调整对秉持稳健经营的大型险企影响有限,而对前期销售模式有风险的中小保险公司可能会有较强针对性。

  本报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答案开始慢慢清晰。

  防范化解现金流风险

  赶在给付洪峰到来之前,保险公司紧急增资。截至1月15日,保监会在短短半个月内已批复15家保险公司增资,增资总额达到132.73亿元,其中1月6日一天便批复了6家保险公司的增资申请。《华夏时报》记者统计,在2013年下半年已经有35家寿险公司增资,总额达550亿元。据了解,2014年保险业满期给付金额将达到1600亿元左右。

  “波段式操作、脉冲式行情,一直是我们近两年的主题投资策略。而今年一季度,保险行业面临超过万亿的满期兑付和退保压力,另外一些激进中小保险公司的偿付压力更大。”上海一家保险资管机构匿名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称。

  在保监会召开防范化解满期给付与退保风险工作会议几天之后,相关风险再度被监管层提及。保监会主席项俊波1月25日在2016年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上表示,监管工作要防范满期给付和非正常退保风险,建立资产负债匹配监管的长效机制。同时,开展现金流压力测试,防范化解现金流风险。

  “尽管2013年保险业有所回暖,但2014年退保、业务转型、满期给付等问题将给保险业带来不可忽视的压力。”1月14日,瑞银亚洲保险业研究主管梁智勤分析,他预计到2015年,整个保险业满期给付金将达到2300亿元。

  此番话隐隐表明,从今年初开始,险资很可能会流出股市,降低权益仓位。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是,今年保险业尤其是一季度面临的兑付压力,让整个业界都不寒而栗。而随着A股不断暴跌,去年异常活跃的万能险已经闻到了危险的味道。

  广发证券分析师曹恒乾表示,高现金价值产品是存续期较短的理财型产品,投资者往往在投资后的第二年选择提取本金和利息。这类产品可能拥有较长的合同期限,但在利率设定上,在第二年的投资回报往往达到最高,鼓励投资者在次年就提取本金和利息,其本质上存在风险错配,以新增投资款补偿到期兑付要求,一旦发生挤兑,很有可能产生流动性危机。另一方面,类似产品对险企而言并无明显盈利效果。中小险企主要希望通过类似产品获得资金支持,形成资金池,并寻找能带来高收益的投资标的,存在类似杠杆的行为。

  满期给付“压力山大”

  万亿兑付洪峰

  业内人士表示,在理财产品收益率下行趋势下,高现金价值保险产品的高息具有明显的市场吸引力,保险公司吸纳保费后投资权益市场比例很高,风险由此增大。2015年以来举牌上市公司的保险资金,大量来源于以销售高现金价值保险产品为主的保险公司,而具有此类刚性兑付压力的保险公司多数为中小险企。

  本报记者了解到,随着人身保险费率改革逐步深入,寿险保费今年有望实现两位数增长,但并不能从根本上缓解满期给付的压力,因此寿险公司不敢有丝毫懈怠。

  1月25日召开的2016年全国保险监管公司会议上,长达2万多字的保监会主席项俊波的讲话稿流入市场。

  华泰证券分析师罗毅表示,在当前低利率环境下,高现价产品的丛生加之短期内满期给付和退保,可能对保险公司带来现金流考验,但监管层意在引导保险业发展指向以价值为主,在注重投资的同时将更多的重心转移至负债管理上,将万能险积累的客户资源引渡到传统保险的需求上,同时研发更多有吸引力的长期投资型保险。

  有业内人士认为,2014年寿险公司可能会面临保费与赔付“高进高出”的局面,尤其是在保险公司前两年发行的三年期银保产品和去年发售的一年期甚至更短的另类产品都将在今年连本带利返还的情况下,保监会在去年下半年就不断示警一些寿险公司的偿付能力,敦促它们增资。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在谈到今年的日常工作时,项俊波把“认真落实风险防范的政策措施”放在了第一项;而在这一部分,防范满期给付和非正常退保风险又被放在了首位。

  影响分化

  1月15日,本报记者从某保监局获得的一份2014年人身保险市场调研报告显示,今年保险业满期给付压力将从大公司向中小公司扩散,诸如君龙、新华、泰康、太平、中英、农银等中小型寿险公司满期给付金增幅将超过500%。

  “自2013年行业进入满期给付及退保高峰以来,所涉金额不断攀升。去年行业满期给付及退保金额已经接近万亿元,仍没有到顶。2016年仍会在高位运行,且超过万亿大关,达到近几年来的最高峰,而在全年给付洪潮中,一季度又是高峰中的高峰。这也应该是讲话稿中‘行业面临的集中给付和非正常退保的压力较大’的画外音。”1月29日,一位保险业资深人士受访时对《华夏时报》记者称。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1月,保险业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规模约为6700亿元左右,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主要为万能险新增交费,而3年期以内万能险产品新增规模占万能险总新增规模比例较高,预计可能超过50%,数额超过3300亿元。

  “2014年的满期给付压力比2013年有所缓解,但仍不可小视。一方面,过去几年分红险占比过高的影响还将有所呈现,另一方面,部分险企曾在满期给付高峰时大力发行一年期理财产品,以求冲高保费收入弥补现金流的紧张,这导致今年保险行业会出现保费高进高出的局面。”上述保监局一位寿险处处长分析。

  据了解,保险业面临的满期给付压力自2013年以后就一直存在。十年前的2002年,保险公司大量销售了10年期的分红产品;在2007年上一轮A股大牛市期间,保险公司又大量销售5年期的分红险产品以及投连险产品。这些产品在2013年前后进入集中兑付。

  国金证券分析师徐飞预计,相关监管政策调整对于万能险销售较多的民营保险公司影响较大。以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和原保险保费收入的比值观察保险公司业务结构可以发现,华夏保险、珠江人寿分别达到2930.1%、18354.1%,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远高于原保险保费收入;而富德生命人寿、前海人寿、光大永明人寿、幸福人寿、君康人寿对应数值分别为107.6%、351.9%、111.7%、159.8%、438.5%,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也明显高于原保险保费收入。相比之下,上市保险公司的寿险业务对应数值较低,中国人寿、平安寿险、太保寿险、新华保险四家公司指标分别为6.8%、40.6%、6.1%、2.4%。

  上海一中型寿险公司副总林建(化名)向记者证实,元旦前后,保监会召开了一次内部会议,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强调,2014年是保险业风险防范工作面临重大挑战的一年,要防范化解满期给付和退保、部分公司偿付能力不足、流动性、资金运用等风险。

  但这还不是最大的压力。从2013年开始,市场上又有保险公司开始销售高现价更短期的万能险产品,并引发市场上绝大部分保险公司仿效成风。

  曹恒乾表示,对比中小险企,大型险企对于类似高现金价值产品态度较为谨慎。后者市场地位稳固,销售团队较大,并无激进扩张的需求,风险偏好较高的高现金价值产品不多。所以,保监会召开的防范风险的会议主要针对前期销售模式有风险的中小保险公司,对秉持稳健经营的大型险企影响有限。

  “由于近几年保险资金平均收益率低于五年期银行存款利率,寿险业面临的退保压力比较大,今年还不是满期给付压力最大的年份,2015年整个行业则将达到2300亿元左右。”林建对本报表示。

  “这些万能险产品预设了7%甚至更高的投资收益,有的产品只要满一年就可以退保,过去两年一直是万能险产品大行其道的时候,看看各家大中小寿险公司的保费规模呈现爆炸式增长就可见一斑。而这些万能险产品的兑付期恰恰是从今年开始。”上海一家寿险公司产品设计部总监坦言。

  保险公司人士表示,高现金价值产品存在的风险由来已久,负债端高收益率承诺连带的成本增加对资产端的投资管理、风控等能力要求相应提高,风险的大小视投资环境和机构投资团队的业务水平而不同,并非所有险企都可很好把控。此前,保监会曾发布指引,提出保险机构应考虑保险产品本身被用于洗钱的可能性。

  国寿总裁万峰此前也坦承满期给付的支付压力“真的是太难了,比做业务都难”,连大型险企尚且备感吃力,中小保险公司更不必说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