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3.com(365bet体育在线)】险资好赌重组遭遇暴跌 同洲电子滑铁卢殃及华夏人寿

  1月11日,当同洲电子(002052)的股价被巨量卖单砸至跌停板时,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袁明,心情也糟糕至谷底。

爆仓强平 扎堆补仓 停牌自救

曾经的机顶盒老大,创业板明星,广电第一供应商,数字电视的开路先锋…
…无数的光环笼罩中,同洲电子却迷失在了霓虹灯下。2016年公司业绩巨亏,同时股权易主,创始人沦为了看客,这又是怎样的一种跌宕人生呢?

  对于袁明来说,这不但意味着公司筹划了两年多的产业转型功亏一篑,甚至是连自己一手创建20多年的同洲电子也面临控制权旁落的风险,而这一切,源于其去年5月份所做的那笔股权质押,一场股灾下来,券商已经提示爆仓风险,但自己手中仅剩的160万股股票已然于事无补。

股权质押风险凸显

不到最后不放弃,这是A股创业者的最后精神家园!

  相比于有输掉身家之虞的袁明,作为公司二股东的华夏人寿尽管手中的股票同样也临近亏损线,但还不至于伤筋动骨,毕竟,这笔不到7亿市值的股票,在其目前尚存的180亿市值的股票投资篮子中,占比不算大。但值得注意的是,华夏人寿在去年对几家启动重组的上市公司都投下了重注,这种激进的投资风格最终引发多笔投资面临浮亏的风险,这对于正在筹划投身“明天系”上市的华夏人寿来说,负面效应要比亏钱更严重。

□本报记者 欧阳春香

股权偿债,同洲电子“巧”移控股权,还以为小牛借壳的人想多了?!

  袁明的赌注

市场调整之际,不少中小创公司股价走低,股权质押警报再次拉响,甚至出现平仓的情况。梳理发现,近三天已有48家上市公司发布补充质押公告。其中,九鼎股份连续三天发布补充质押公告。皇氏集团股东则因为股价跌破最低保障比例,未能及时完成补充质押物的相关手续,致使其部分股票被强行平仓。

深南大道的第一块广告屏

  1963年出生的袁明,21岁大学毕业之后就被分配到了安徽淮北发电厂,10年之后,袁明借着改革的春风南下深圳,创建了深圳同洲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早期,公司主要经营的是LED显示屏,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数字电视的推广,同洲电子开始转型生产数字电视终端设备,借着村村通工程,同洲电子的业务规模迅速壮大。

专家认为,高比例质押可能影响相关上市公司的经营。一旦出现股权质押危机,可能导致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建议设置较高的安全垫,提高质押市场门槛等,应对股权质押爆仓风险。

4503.com(365bet体育在线) 1

  2007年,随着同洲电子在深交所上市,公司又启动了新一轮的产业转型,用了4年的时间推出智能电视,完成了公司从“无屏终端”到“有屏终端”的转型,袁明一度放言公司要在2010年营收创百亿。

“扎堆”补仓自救

1993年,袁明放弃在安徽淮北发电厂工程师的工作,1994年,他创建了同洲电子,主营LED电子显示屏,从深南大道上第一块广告屏到2006年上市成为“数字电视第一股”。

  为了助推公司的战略转型,袁明一度拿出自己所有的股权做质押融资,为公司提供资金支持。然而,袁明的这种赌上身家的做法,在公司内部表现得却是战略决策的一言堂。2013年,同洲电子以叫板小米和乐视的姿态一口气拿出了飞看盒子、飞TV和飞Phone三款终端产品,结果这三款产品遭遇市场惨败,公司的股价在2013年的6月份一个月暴跌62%,2013年公司全年净利润骤降75%,紧随的2014年,公司净利润巨亏4亿多。

因股权质押爆仓而被强制平仓的案例在A股市场并不多见。

创业初期,同洲电子员工不到10个,袁明和他们挤在一个农民房中工作。早期,公司主要经营的是LED显示屏。

  比这更要命的是,和袁明奋斗了十几年的创业元老纷纷出走,袁明在一段时间里索性是董事长、总经理一肩挑。在同洲电子创建20周年时,面临着最大的危机。

11月22日晚,皇氏集团公告称,因公司股价跌破最低保障比例,公司董事徐蕾蕾未能及时完成补充质押物的相关手续,致使其部分股票被东方证券强行平仓。

辉煌的机顶盒老大

  “我是个偏执狂,做什么事情像疯掉了一样。”这是袁明在2014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一句话。

细看皇氏集团的案例,徐蕾蕾在与东方证券协商补充质押期间,公司股价继续下跌,部分质押股份被强平。公司提醒,不排除徐蕾蕾在办理股票质押债务偿还手续过程中,其所持其他股票再次遭遇强制平仓的风险。

袁明敏锐地捕捉到了三网融合等“广电红利”,于1998年生产出了国内第一台数字电视卫星接收器、第一台数字有线机顶盒,并以DVB机顶盒产品高歌猛进,是业内外公认的“广电系”一员。

  就在同洲电子深陷危机的背后,袁明正在悄然投入一场更大的赌注。

皇氏集团证券部人士表示,股权质押平仓是股东个人的行为。不过,由于公司2015年收购了徐蕾蕾旗下的盛世骄阳,如果其股权被强制平仓,可能会影响其因业绩承诺不达标而要进行股权补偿的能力。

2006年同洲电子上市,袁明身家达到13亿元,进入当年中国富豪榜。同洲电子进入快速发展的轨道,成为“数字电视第一股”。

  从2014年9月份开始到2015年2月份的5个月时间里,袁明通过大宗交易先后减持了同洲电子9574万股的股权,按照参考市值计算,套现大约在5亿元左右;与此同时,袁明还将手中剩余的股权进行了多达20次左右的股权质押,到2015年5月,袁明已经质押了其手中96.53%的股权,按照当时的市值,这笔股权最少可以给袁明换来不少于6亿元的资金。

洲际油气7月公告称,控股股东广西正和因触及平仓线,质押股票将在六个月内被平安银行强制减持。不过,至9月,广西正和全部清偿了上述股权质押的费用,大股东爆仓风险得以解除。

围攻下的错误转型

  超过11亿元,袁明究竟将这些套现资金用于何处,外界无从知晓,记者也无法从同洲电子方面获得回应。有人认为是袁明将这些资金用于同洲电子的战略转型,但更多的人认为是袁明去意已决,依据是袁明已经明确退出了公司筹划了两年多的非公开增发计划。

事实上,近期多家公司因为大股东股权质押触及平仓线而停牌“自救”,依靠股价回升或者补充流动资金等方式解决爆仓风险。11月16日,大东南公告称,因控股股东浙江大东南集团有限公司部分质押的公司股票已触及平仓线,公司股票自11月16日开市起停牌。

就在公司上市风光无限的那一年,公司面临了激烈的竞争。诸多电视机厂商和华为等IT厂商都纷纷涌入机顶盒业务,公司的“护城河”瞬间土崩瓦解,导致先发优势丧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