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教免责条目款项的平衡术

  在日前的一则高某因“驾驶证脱审遭拒赔”诉保险人赔偿案中,高某驾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保险人以高某驾驶证已失效符合车险条款“无驾驶证或驾驶证有效期已届满”为由拒绝理赔。法院审理认为:驾驶证超过有效期,并不必然导致持证人丧失驾驶资格的法律后果,而“无证驾驶”包括驾驶人从未取得过驾驶资格和取得后被注销两种情况,同时驾驶证脱审并未造成车辆危险性的增加。因此依法判决保险人承担高某损失的赔偿责任。这再一次验证了构建一个以利益再平衡原则为基础和核心的保障机制的重要性。

保监会22日在官网发文,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指出,根据《保险法》规定,保监会遵循保护社会公众利益和防止不正当竞争的原则审批保险产品;要求保险公司严格执行经保监会审批和备案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对于不履行保险条款义务、严重损害被保险人合法权益的行为,保监会将依法严肃查处。

  驾驶人驾驶证有效期届满后出事故

  实务是免责条款利益平衡的“保障器”,主要包括赔偿实务、追偿实务及基本义务。对赔偿实务,保险条款应当明确具体赔偿方式与免责条款的无缝对接衔接,其中第一危险赔偿、定额赔偿、比例赔偿等三种方式只能择其一,辅之以协商赔偿方式,解决理赔中疑难争议问题,引导保险消费者正确认知并理性对待赔偿方式与免责条款的差异性。对追偿实务,严禁将“无责不赔”纳入免责条款,应依法扩大代位追偿适用的险种,保险人必须摈弃“被保险人可能会利用代位追偿减轻自身的索赔成本”质疑论调,须明白消费者利用代位追偿制度先行向保险人索赔正是保险机制优越性的体现。对基本义务,保险条款中双方当事人基本义务应当围绕“如实告知”及“履行赔偿”两个基本要领设计和展开,将《保险法》及司法解释中义务性条款概括为如实告知义务、明确说明义务、法定时限义务、代位追偿义务等简约化表述,强调遵循法律强制性规定即可,不必将保险法中具体条文“照搬照抄”到保险条款中,但要细化具有险种特殊性及差异性的约定。

一般不接受代位追偿

 

  利益平衡是立法和司法实践中的重要原则,在《保险法》设计的专属利益平衡机制中,免责条款最为关键,其核心在于预防保险人滥用其支配地位。

记者在《保险法》第六十条中看到,“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从中不难看出,申请代位求偿也是投保人的一项基本权利。只是在实际操作层面,多数保险公司并未真正履行代位求偿权,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理赔难。

  某保险公司对商业险项下的损失拒绝理赔,依据是双方保险条款责任免除部分第十四条第(七)款第1项约定:驾驶人的驾驶证有效期已届满,不论任何原因造成被保险机动车的损失或对第三者、车上人员的损害赔偿责任,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保险公司对该条款进行了加黑加粗,且涉案事故发生时田某驾驶证有效期已经届满。

  从保险保障属性及司法审判特性出发,应着力从“设计、监管、实务、司法”等层面,构建以利益再平衡为基础和核心的保障机制。

在目前通行的车险保险合同中,均规定“保险人依据被保险机动车驾驶人在事故中所负的事故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驾驶人的驾驶证有效期届满,没有验本换证就发生交通事故,对于事故中受损的车辆保险公司是否理赔?近日,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对一起交通事故后保险公司拒绝理赔的机动车辆保险合同纠纷的案件做出二审判决,判决某保险公司赔偿驾驶人田某交强险项下的保险金二千元,对于商业险项下的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

  文  |  聂勇

实际上,据上述财险公司理赔部人士介绍,该公司尚未执行过代位追偿的案例,从实际情况来看,目前整个市场上很少有保险公司接受代位追偿。该人士表示,追偿过程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还要聘请专业人士,这会增加保险公司经营成本,遇到这类纠纷,多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判决:一、某保险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田某交强险项下的保险金二千元;二、驳回田某其他诉讼请求。判决后,田某提起上诉。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人民法院报》近来报道了涉及免责条款诉讼的司法判例有100件(见表),从实践角度分析,保险合同中免责条款“利益失衡”主要包括法律表达、构成要素、列举方式、逻辑结构、专业术语、履行程序等“硬伤”,也是导致免责条款无效的主要成因。

4503.com(365bet体育在线),提醒:“全险”不是“全保”

  两级法院判决商业险项下保险公司免责

  立法是免责条款利益平衡的“奠基石”,主要包括立法利益、立法价值及立法效力。在立法利益平衡上,《保险法》关于免责条款的规制简略、未形成顶层设计原则、内容和体系,应借鉴英国《不公平合同条款法》及美国《统一商法典》等英美法系单行法规制格式条款,设计我国格式条款单行法,详细列举免责条款无效种类并赋予法官审查免责条款的权力,在立法中最大限度实现免责条款的公平公正与效益效率的平衡;在立法价值平衡上,应加强对免责条款的法律控制,协调与平衡合同自由原则与禁止免责条款滥用之间的矛盾与冲突,根据免责条款的类型(法定免责、保证免责、近因免责、损失费用免责)及价值排列(强行性条款、根本性条款以及任意性条款),采取不同判断标准,杜绝保险人滥用免责条款侵害消费者甚至受害者合法权益现象;在立法效力平衡上,免责条款具有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效力基础,保险机制属于国家治理体系组成部分,必须服务服从于公共利益。

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改进车险理赔服务机制,要求保险公司依法履行赔付义务。同时,还将指导保险行业协会及保险公司进一步完善车损险“代位求偿权”标准和流程等,通过简化流程、单证、运用电子化技术等手段,为事故双方理赔提供方便。

  据记者了解,车驾驶人常常因为生活工作的繁忙而忘记在驾驶证的有效期限内办理验本换证事宜,导致驾驭本超过有效期限,而对于此时发生的交通事故,往往在保险合同中会约定保险公司免予承担赔偿责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