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危险CEO内乱:被免总监疑发文疑心董事长品行

  来源:蓝鲸保险 石雨

  来源:慧保天下

  一哭二闹三上吊,这种偶像剧才有的情节,居然在高冷的金融业上演。这出闹剧的主角是珠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珠峰保险”),一家2016年5月成立、注册地在拉萨、注册资本金10亿元的全国性财产险公司。

  今日,蓝鲸财经独家获得两份文件,一份为珠峰财险《关于免去李更总裁职务的通知》,通知显示,珠峰财险董事会临时会议决议,决定免去李更总裁职务,由董事长临时代行总裁职责。蓝鲸财经第一时间致电珠峰财险,董秘解文超对蓝鲸财经表示,免职通知为真。

  近日,“珠峰保险总裁李更被罢免”的消息在保险圈不胫而走。随后,有媒体晒出了两份文件证实了这一消息。

  1月16日,一封号称珠峰保险前总裁李更的《告公司全体员工书》(下称《告知书》)在微信朋友圈流传开来,宣称“公司董事长陈克东为了掩盖其窃取公章的事实,发起罢免本人(李更)”。次日,珠峰保险发布公告证实,已经解聘李更,由陈克东临时代行总裁职责。

图片 1

  两份文件中,其中一份为珠峰财险《关于免去李更总裁职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显示,珠峰财险董事会临时会议决议,决定免去李更总裁职务,由董事长临时代行总裁职责。这一通知的真实性也得到了珠峰财险董秘解文超的确认。

  《国际金融报》记者拨通了珠峰保险董事会秘书、新闻发言人手机。对方表示,如果需要采访,请将具体的采访提纲通过邮件方式发送。至截稿时,珠峰保险并未就《国际金融报》的采访提纲作出回应。

  同时,蓝鲸财经收到的另一份文件,疑似为李更在珠峰财险公司内部发布的《告公司全体员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李更在告知书中明确表示,珠峰财险在临时董事会未通知其列席的情况下通过罢免其总裁职务决议。

  另一份文件,疑似为李更在珠峰财险公司内部发布的《告公司全体员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李更在告知书中明确表示,被罢免主要基于其与珠峰财险董事长陈克东“在理念和价值观上出现很多分歧”,且是在临时董事会未通知其列席的情况下通过了罢免其总裁职务决议。

  闹剧并没有就此结束。1月17日,一位自称珠峰保险知情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证实,李更确实已经遭到解聘,但并非不知情,而是与董事会有过长达4小时的“谈判”,且态度强硬。

  对于被罢免原因,李更在《公告书》中指出,被罢免主要基于其与珠峰财险董事长陈克东“在理念和价值观上出现很多分歧”。罢免的导火索为陈克东为掩盖窃取公章的事实,而窃取公章的事件根源在于陈克东“为了个人利益与面子,置国有资产3.2亿的保值增值不顾,执意妄行”。

  根据保监会2015年8月发布的行政许可,珠峰财险由11家公司共同发起筹建,注册资本人民币十亿元,注册地拉萨市,拟任董事长陈克东,拟任总经理李更。又于2016年7月7日,保监会发布了同意陈克东、李更任职的批复。

  1月18日,剧情再一次反转。有媒体披露称,已联系上李更。李更表示,从未写过《告知书》,并拒绝回应《告知书》中的任何内容。

  李更介绍了陈克东盗取公章的具体过程,“陈克东用董秘解文超电话指使印章管理岗刘艳芳伙同人力资源部副总李栋梁、投资部副总杨洋在晚上9:40分用手机照明窃取公司所有印章”。

  据网上公开资料显示,李更在珠峰财险就职前曾为阳光财险副总经理,然而在担任阳光财险副总经理半年后,于2013年7月被免去副总经理职务。据阳光财险回应称“这是根据阳光保险战略发展的需要,主动做出的人事调整。”然而,业内更多认为是集团高层对渠道改革的不满意。

  剧情“三连跳”,从最初的《告知书》爆料到矢口否认,珠峰保险的人事闹剧究竟有何隐情?李更遭解聘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成立不到两年的珠峰保险为何矛盾重重?

  珠峰财险在2016年5月得到保监会的开业批复,显示其法定代表人为陈克东。随后在2016年6月,保监会公布珠峰财险核心管理层任职批复,批复显示陈克东任职珠峰财险董事长,李更任职珠峰财险总经理。

  时隔四年半,再遭罢免。李更在公告书中指出,罢免的导火索为陈克东为掩盖窃取公章的事实,而窃取公章的事件根源在于陈克东“为了个人利益与面子,置国有资产3.2亿的保值增值不顾,执意妄行”,用董秘电话指使印章管理岗伙同人力资源部副总、投资部副总在晚上9:40分用手机照明窃取公司所有印章。

  两份文件“炸开锅”,公司矛盾被公开

  显然,珠峰财险高层间已引发一起“内斗”。

  在告知书中,李更还直言陈克东“个人品行存疑”,并历数陈克东存在的破坏珠峰财险战略发展路径、越权插手经营层事物、包庇公司相关负责人、不当行使职权4宗罪以及存在的相关问题;此外,李更表示,陈克东还存在“撒谎成性”、“迟到早退”等问题。

  1月16日,一封逾3500字的《告知书》在微信朋友圈传开,将珠峰保险公司矛盾公诸于世。更准确地说,这封《告知书》是将李更与陈克东的矛盾摆在了桌面上。

  在《告知书》中,李更直言陈克东“个人品行存疑”,并历数陈克东存在的破坏珠峰财险战略发展路径、越权插手经营层事物、包庇公司相关负责人、不当行使职权4宗罪以及存在的相关问题。

  数据显示,珠峰财险的2017年的表现整体向好。2017年1-11原保险保费收入为3.72亿元,前三季度偿付能力保持在高位水平,2017年第3季度珠峰财险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713.60%。但根据珠峰财险披露的前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来看,其净资产逐步缩减,2017年一季度珠峰财险净资产为-3183.73万元,但到第三季度,其净利润亏损1.23亿元。

  《国际金融报》记者从相关渠道拿到了这封《告知书》。全文以李更作为第一人称,讲述了李更与陈克东的“相爱相杀”。

  具体来看,在珠峰财险经营战略方面,《告知书》披露,“2016年11月,陈克东在未与李更有任何沟通的情况下提出五年规划目标,并多次在私下场合对经创立大会、董事会审议通过的三年规划提出质疑,认为已不合时宜,都是传统做法”。随后,陈克东“自行与珠峰财险各分公司多次就五年规划目标及发展思路进行沟通”,但在融资计划书初稿完成后,“相关预算测算数据出现凑不上,对珠峰财险经营产生影响”。

  此次高层“内斗”,是否会对珠峰财险经营情况产生影响,还需进一步关注。

  按照《告知书》所述,李更与陈克东的分歧由来已久,但真正的“导火线”在于西藏分公司临时负责人任命问题。李更属意由邹卫中出任西藏分公司临时负责人,陈克东对于这个人选有自己的看法和安排。双方经过多次协商无果后,李更直接任命了邹卫中,并宣称,陈克东明确同意授权其日常经营管理权限,其中包括了人事任命。

  此外,李更披露,2017年3月,陈克东安排成立战略发展规划领导小组和编制小组,“把总裁及专业人员排除之外”。

  (实习编辑张彩霞)

  双方似乎并没有达成共识。就在李更下达人事任命后,陈克东以任命文件不符合程序为由,召开临时董事会,并最终作出了罢免李更总裁职务的决定。

  在业务管理方面,李更指出陈克东存在“越权”、搞“一言堂”现象,导致珠峰财险错过与去哪儿网的相关合作。对此,李更认为,正是因为陈克东个人的“独断专行,违规操作”,才导致珠峰财险在应为业务发展黄金期的4季度出现保费不增反降的“怪”现象。

责任编辑:杨群

  “撕破脸”之后,《告知书》披露了更多陈克东的“罪状”,《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后发现,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方面:

  对于李更的“控诉”,蓝鲸财经查阅珠峰财险2017年单月保费数据发现,珠峰财险2017年1-9月单月保费数据环比上升,但进入第四季度,10月、11月原保险保费收入均出现环比下滑。2017年10月原保收入为3573.72万元,环比下挫35.07%,11月珠峰财险原保费收入再次下滑,环比下行14个百分点。

  其一,破坏公司战略发展路径。在未与李更有任何沟通的情况下提出五年规划目标,安排成立战略发展规划领导小组和编制小组,把李更及专业人员排除之外;多次在私下场合对现行三年规划提出质疑,并提出“机构越多亏损越多”、“做小而美公司”、“微客模式存在合法性风险”等与现行发展规划不一致的声音。

  与此同时,《告知书》直指陈克东存在任人唯亲、包庇总裁助理索贿的问题。“对9月出现的总裁助理兼西藏分公司负责人涉嫌索贿、诬陷他人等问题,并有确凿证据的前提下,迟迟未予处理,陈克东多次强调在未明确处理意见之前一切职权正常。”

  其二,越权插手经营层事务,扰乱经营秩序。公司法人治理从不按公司章程落实,致工作效率低下,重要渠道、客户合作纷纷受阻。2017年下半年,珠峰保险与去哪儿网达成航意险合作意向,因审批节点错过合作时机,造成当期业务缺口;微客事业部根据监管规定对现有业务流程及关联架构进行调整,提交协议用印流程至今未批。上述问题最终导致去年四季度公司保费不增反降,未能如期达成年度5亿元保费目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