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代持家务事未断 诚泰财险蛇吞幸福人寿或难达标

两个月内,七封股权变动权益书。蓝鲸保险注意到,近日,润生保险(872007)连续披露公告,第二大股东北京唯达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唯达投资”)正在分批出让所持的45.83%股权。进一步看,唯达投资及其实控人目前被列为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并被出具限制消费令,亦与润生保险大股东之间存在债务纠纷,如此种种,或也引致其退出股东行列。

原标题:股权代持家务事未断,诚泰财险蛇吞象收幸福人寿资质或难达标

幸福人寿的意向买家,正式浮出水面。近日,中国信达(01359.HK)披露关于转让幸福人寿股权的公告,诚泰财险、东莞交投集团有望成为幸福人寿新股东,分别持股30%、20.995%,位列第一、第二大股东。

目前,润生保险正处于主营业务从财险向寿险转型阶段,因业务调整,其营收、净利润受到明显影响,2019年上半年营收为2126.09万元,同比下滑23.64%;净亏损69.41万元,同比下滑181.29%。业内人士分析,转型并非易事,寿险是长期业务,需要长期投资来满足长远发展,不管是机构扩张还是人员招募,都需要增加相应资本流入,且回报期不定,润生保险面临不小难度。

幸福人寿的意向买家,正式浮出水面。近日,中国信达(01359.HK)披露关于转让幸福人寿股权的公告,诚泰财险、东莞交投集团有望成为幸福人寿新股东,分别持股30%、20.995%,位列第一、第二大股东。

早前,业内即传出清华紫光集团欲收购幸福人寿的消息,但紫光集团选择子公司诚泰财险作为直接持有人,则稍显意外。从体量来看,截至2018年末,幸福人寿总资产将近700亿,诚泰财险不足100亿,或将上演“小鱼吃大鱼”的收购案。

两月七封权益变动书,唯达投资分批清仓45.83%股权

早前,业内即传出清华紫光集团欲收购幸福人寿的消息,但紫光集团选择子公司诚泰财险作为直接持有人,则稍显意外。从体量来看,截至2018年末,幸福人寿总资产将近700亿,诚泰财险不足100亿,或将上演“小鱼吃大鱼”的收购案。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诚泰财险1.68%的股权处于司法拍卖阶段,该起纠纷背后,涉嫌入股资金为借贷资金、股东代持等行为。业内专家分析称,监管对保险公司股东资质有严格要求,诚泰财险当前状况,或不满足监管条件,也将直接影响其对幸福人寿的收购事项,暂难如愿成行。

近日,润生保险更新股权变动权益书,12月26日,股东唯达投资通过盘后协议转让方式,减持公司12.2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从31.02%下降为30%。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诚泰财险1.68%的股权处于司法拍卖阶段,该起纠纷背后,涉嫌入股资金为借贷资金、股东代持等行为。业内专家分析称,监管对保险公司股东资质有严格要求,诚泰财险当前状况,或不满足监管条件,也将直接影响其对幸福人寿的收购事项,暂难如愿成行。

紫光集团圆梦寿险,欲借诚泰财险收购幸福人寿

事实上,两个月之内,润生保险代理已连续发布七封股权变动权益书,频繁股权变动背后,源于唯达投资与东营泓润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东营泓润”)在2019年11月4日签订的股份转让合同。根据协议,唯达投资向东营泓润转让其持有的45.83%的润生保险的股份,合计550万股股份,转让价格670万元。截至12月18日,东营泓润与一致行动人东营市荣发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荣发工贸”),持股比例已从64.18%上升至65.02%。

紫光集团圆梦寿险,欲借诚泰财险收购幸福人寿

具体来看,诚泰财险拟以44.12亿元受让幸福人寿30.39亿股股份,占比30%;东莞交投集团拟以30.88亿元受让21.27亿股股份,占比20.995%。交易完成后,诚泰财险、东莞交投集团分别位列幸福人寿第一、第二大股东。

从股权结构来看,转让前,荣发工贸、唯达投资以及自然人股东分别持有润生保险53.34%、45.83%、0.83%股权。股权转让完成后,唯达投资不再持有润生保险股权,东营泓润取代其成为第二大股东。

具体来看,诚泰财险拟以44.12亿元受让幸福人寿30.39亿股股份,占比30%;东莞交投集团拟以30.88亿元受让21.27亿股股份,占比20.995%。交易完成后,诚泰财险、东莞交投集团分别位列幸福人寿第一、第二大股东。

早在6月,中国信达即透露出“脱手”幸福人寿的意向,并在次月于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预披露项目信息,公开转让所持全部幸福人寿约51.66亿股,股权占比50.995%。对于股权转让,中国信达表示是为突出主业,“进一步集中资源,巩固主业优势,优化资源配置,改善中国信达资本充足的情况,提高资本的运营效率”。

据悉,唯达投资从事投资管理,前身为成立于2007年的唯达启创房地产经纪(北京)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元,2016年3月成为润生保险控股股东,并参与当年增资;2017年3月,荣发工贸向润生保险增资200万,持股53.34%,超过唯达投资,取得控股权并延续至今。

早在6月,中国信达即透露出“脱手”幸福人寿的意向,并在次月于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预披露项目信息,公开转让所持全部幸福人寿约51.66亿股,股权占比50.995%。对于股权转让,中国信达表示是为突出主业,“进一步集中资源,巩固主业优势,优化资源配置,改善中国信达资本充足的情况,提高资本的运营效率”。

但在业内看来,除聚焦主业外,幸福人寿近年来并不太乐观的成绩,也是促使中国信达“离场”的原因。自成立以来,幸福人寿多数年份呈现亏损状态,2015年至2017年出现短期盈利后,2018年,受投资端影响,幸福人寿出现68.01亿元亏损,也导致中国信达净利润同比缩减约3成。2019年前3季度,幸福人寿仍未摆脱亏损包袱,整体亏损0.98亿元。

唯达投资从增资拿下润生保险控股权,到如今分道扬镳,或与其债务缠身有关。因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两份法律文书的给付义务,5月,唯达投资及其法定代表人李蓉被列为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后者被出具限制消费令。

但在业内看来,除聚焦主业外,幸福人寿近年来并不太乐观的成绩,也是促使中国信达“离场”的原因。自成立以来,幸福人寿多数年份呈现亏损状态,2015年至2017年出现短期盈利后,2018年,受投资端影响,幸福人寿出现68.01亿元亏损,也导致中国信达净利润同比缩减约3成。2019年前3季度,幸福人寿仍未摆脱亏损包袱,整体亏损0.98亿元。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蓝鲸保险分析称,譬如中国信达一类的央企,此前快速积累多张金融牌照,如今重新进行定位,减少无谓的资产投入,加大核心资产的优势,也更适合央企金融业务板块的发展。

同时,润生保险表示,“被列为限制消费对象后,董事李蓉不符合担任董事的任职要求,公司将召开董事会议,补选新任董事”,目前,李蓉的董事职务已被免去,免职原因还包括连续多次缺席董事会会议,未履行其董事职责。此外,唯达投资还与荣发工贸之间存在民间借贷纠纷。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蓝鲸保险分析称,譬如中国信达一类的央企,此前快速积累多张金融牌照,如今重新进行定位,减少无谓的资产投入,加大核心资产的优势,也更适合央企金融业务板块的发展。

目光转向意向买家。东莞交投集团为东莞市属国有独资企业,功能定位于全市交通一体化建设运营及交通运输等相关产业投资的综合性集团,经营范围为交通基础设施投资、建设、经营、管理,以及交通实业等交通领域及相关产业的投资经营等。

“股东及董事被列为失信人,对于润生保险来说相对负面,且股东之间存在债务纠纷矛盾,股权管理结构不稳定,对于公司的业务经营发展也有一定影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蓝鲸保险分析称。

目光转向意向买家。东莞交投集团为东莞市属国有独资企业,功能定位于全市交通一体化建设运营及交通运输等相关产业投资的综合性集团,经营范围为交通基础设施投资、建设、经营、管理,以及交通实业等交通领域及相关产业的投资经营等。

诚泰财险则是一家总部位于昆明的地方性险企,由云南城投(600239,股吧)、云南机场、昆明交通投资等云南国资企业发起设立。2018年末,紫光集团借诚泰财险混改之际,以战略投资者身份入局,斥资20.88亿拿下诚泰财险33.33%股份,空降成为第一大股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