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理财纠纷不断 买卖双方皆有责

理财产品种类繁多

普益财富的研究员范杰认为,商业银行的卖者之责应该体现在为客户提供其需要的产品上,即为合适的客户推介合适的产品。同时,理财客户对自己的需求不明确、对理财产品的漠视都是导致错误购买的重要原因。商业银行的卖者之责应该体现在为客户提供其需要的产品上,即为合适的客户推介合适的产品。范杰告诉记者,其中最为关键的一步在于中后台部门对产品进行审批,这需要金融机构具有丰富的投资经验和独到的判断能力。“对理财产品的审批主要应包括两个方面,第一是对代销理财产品的机构进行审核,包括对这些机构做准入性审批,在合作期间按期做出复核、严格按照退出机制淘汰机构。第二是对理财产品做出审核,包括理财产品的交易对手、结构设计、风控措施等。目前部分银行已经开始注意这两个方面,如工商银行(601398,股吧)、中信银行(601998,股吧)等。”

目前商业银行销售的理财产品大致分三类:第一类是商业银行自身发行的理财产品,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银行理财产品。由于商业银行受到的监管较严,且注重自身形象,对投资人负有受托责任,故该类产品风险控制较严格。第二类是商业银行代销或代为推介的其他金融机构的理财产品,如基金公司发行的公募基金、资产管理产品、保险公司发行的分红险、信托公司发行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及私募基金通过金融机构发行的阳光私募产品。这些产品受到金融监管部门监管,在合法性、合规性方面保障较多。第三类是商业银行代销的非金融机构发行的理财产品,典型的如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制企业份额,其产品发行不受金融监管部门的监管,产品的质量完全取决于资产管理机构的管理能力以及职业道德。

卖者有责:审核产品及发行机构是关键买者自负:部分产品收益说明风险,投资者不应通过舆论绑架监管本报记者马黎

实际上,这些侥幸心理几乎在每个案例中都会出现。因为风险过高的产品一般都有明显高于其他理财产品的收益,投资者可以根据异常的收益率发现产品的问题。如某股份制商业银行支行的理财欺诈案中,理财产品投资起点是50万元,年化收益14.50%,如此高的收益,即便是不了解的人,都可从常识判断该产品有很高风险,在明知有高风险的情况下还要投资,显然不能简单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商业银行身上。

稿件来源:

产品审核是关键

任何一笔交易都存在买卖双方,错误的交易可能是卖方的误导,也可能是买方的失误或者故意。故减少理财产品不当销售,应从商业银行和投资者双方同时入手,明确权责,而不应当在出现问题时,把责任一味地推向某一方。

对理财产品的审批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对代销理财产品的机构进行审核,包括对这些机构做准入性审批,在合作期间按期做出复核、严格按照退出机制淘汰机构。二是对理财产品做出审核,包括理财产品的交易对手、结构设计、风控措施等。目前部分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已开始注意这两方面。

理财非存款,是金融机构进行理财产品销售过程中的必要提示。同时,各类理财纠纷案例也在告诉投资者,投资理财产品并非只赚不赔的买卖。引发这些纠纷的矛头到底是卖者有责?还是买者自负?

即便同一类产品,其风险收益属性也存在较大差别。如银行理财产品中的债券类产品,基本上可定位为固定收益类,而银行理财产品中的QDII产品、部分结构性票据,风险较大。此外,一般同一机构发行的理财产品质量变化不大,因为产品背后的发行人资产管理能力、内部控制体系等是相同的。

在实际案例中,部分不当销售并不只是来源于销售误导,而也来自于错误购买。理财客户对自己的需求不明确、对理财产品的漠视都是导致错误购买的重要原因。“即使发现自己不能承受理财产品的情况下,部分投资者仍存在对银行会刚性兑付的预期,甚至寄希望于风险发生时,通过舆论声势绑架监管部门而获得赔偿,有较大的道德风险。”范杰说,目前出现问题最多的产品都是非金融机构发行的产品,风险发生后,投资者都称收到了理财经理的误导,以为该产品是银行发行的产品。实际上,这类产品合同的产品管理人都不是商业银行,而与投资者签订合同的也非商业银行,合同中没有商业银行的LOGO,更没有商业银行的公章或者业务章。

自去年底以来,各类理财纠纷案例显现,大部分案例都会将矛头指向不当销售。笔者认为,减少理财产品不当销售,应从商业银行和投资者双方同时入手,明确权责,而不应当在出现问题时,把责任一味地推向某一方。

风险收益特性有差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