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围城内外(小小说)

一个男人去嫖妓,他先让哪个女的给他吹萧,妓女耻笑他说:就这样还一流呢????原来男人的鸡鸡上有‘一流“二字。男人很愤怒说:你看清楚了。那分明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男人说,我们跑了,得花钱吧,钱在外面就是那么的好挣?再说了,外面的世界也不是那么的精彩。

女人离开男人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刚开始的时候男人心里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似的,时间久了,就渐渐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就在男人想着要开始新生活的那个夏天的一个下午,女人突然间又出现在男人那间小屋的门口。
  当时,男人做了两个菜,还从门口的小店买来两瓶啤酒,男人看上去心情很不错。男人洗把脸,刚坐到凳子上准备吃饭,就听到自己敞开的门上响起了轻轻地敲击声,那一瞬间男人的脸有些木然,女人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进来。女人穿的很时尚,下身是紧身的牛仔裤,上身是露出肚脐的蓝色短袖杉。女人低着头走到靠里面的那张床上,坐了下来。男人看了她一眼还是没有说话,女人就坐在床上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过了一会,男人只好说:回来了。
  女人有些怯怯地,听到男人的招呼声,脸上马上就浮起了笑容,她有点开玩笑地说:你还真有先见之明。
  男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女人没有发现,或者女人根本就发现不了。
  男人说:怎么想起来到我这来了?!
  女人说:你说过我还会回来的,所以我就回来了。女人说着脸上充满了笑意。
  男人转过头来说:你没有必要听我的。
  女人的脸灰暗了一会,她说:我说过我爱你的。
  男人说:我记得,你不止一次说过。
  女人从床上站了起来走到男人面前,她说:可你从来没有说过,你爱我。
  男人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觉得说什么都好象多余似的。男人在饭桌前坐了下来,他看着女人说:你愿意的话就坐下来,吃。
  女人坐到桌前,拿起男人的筷子,夹了一口菜,放到嘴里,女人这才菜盯着盘子,说:哇:这么好吃的菜!
  男人说:别这么夸张了。
  女人想起了什么,忽然说:原来你一个人也吃这个菜。
  男人说:我为什么不能吃。
  女人说:我记得你当时说不喜欢吃这个菜的。
  男人沉默了一会说:我说过吗?
  女人忽然明白似地说:你是不是好说反话?!
  男人看着女人吃了很多,自己几乎没吃。吃完饭,女人又坐到了床边,女人关上了门,说:你想我了没有?
  男人没有说话,站在屋子中间有点不知如何是好。过了一会,男人就冷静了许多。男人从兜里摸出一支烟点上。
  女人说:你能不能不抽烟?!
  男人说:不能。
  女人抬起眼皮看着男人,男人说:你先把衣服穿好,你坐好,我们谈谈。
  女人没有穿刚才脱下的那件露肚脐的短袖衫,她坐在男人的床上,显得有点忧伤。
  男人说:为什么到我这来,我记得你走的时候,很坚决的。
  女人不在说话。男人的脸色很难看,男人的脸这样难看了好一会。
  女人已经好几次抬头看男人的脸了,最后一次看男人脸的时候,她长长的睫毛下开始出现晶莹的泪珠,一滴滴地往下掉,听到泪珠砸在地上一张报纸上的叭答叭答的响声,男人看上去有些烦,他转过身来,不再看女人。
  等到女人擦干净脸上的泪水,男人的脸有些黑中透红,看上去有些挣扎的痕迹,但是男人坐直了身子,他盯着女人的眼睛说:你现在必须选择了。
  女人眨巴了下眼睛,看着男人,说:那个结婚证书还在吗?
  男人说:你不是让我烧了吗?
  女人的眼睛瞪大了些:你真烧了吗?
  男人叹了口气:烧不烧有什么区别吗?
  女人说:你是不是没烧?
  男人慢慢地抽着烟不在说话,女人起身去收拾桌上的碗筷了,女人很仔细地刷着碗,一遍遍地用清水冲洗着,然后女人又从头上的晾条上取下一块抹布,小心地擦着桌子,……女人好象没有什么可干了,她转过脸来看看男人,男人好象平静了许多。
  女人说:我写的那些日记还在吗?
  男人说:还在。
  女人说:你最近看了没有?
  男人说:我没看。
  男人接着又说:你可以拿走了。
  女人说:为什么?
  男人说:它们对于我没有任何意义。
  女人说: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嘛。
  男人说:你回来也不能说明它们有什么意义。
  女人说:我们不说这个了。
  女人叹了一口气,又说:都怨我。
  男人说:你后悔过吗?!
  女人说:我后悔。
  男人说:我记得你过去经常后悔。
  女人说:我们不说这个行吗?
  ……
  女人说:我在他那儿的时候真的很想你。女人说着眼里又流出了泪水。男人在屋子中间走动着,他几乎在转着一个圆圈。男人终于把压抑着的声音倾吐了出来:好了,我不想听这个。
  女人和男人都不说话了,男人最后就站在了屋子中间,眼睛看这窗外的风景不说话了。外面已是傍晚了,夏天微弱的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女人的脸正好在侧光里,男人转过了身,正好看见女人那半张脸的漂亮轮廓,男人觉得女人的脸的确有些出奇的漂亮,这时候的男人几乎动了一下。男人的表情变的有一点柔和,大约女人也发现了男人的变化,她站了起来。然后女人脱去身上的衣服,两眼含着泪水走到男人面前,女人轻轻地抱住了男人的腰。女人的唇依然散发出撩人的香气,男人的手有些不知所措的抱住了女人柔滑的身体……
  两个月之后,男人和女人举行了婚礼;两年之后,男人和女人又离了婚,三年之后,人们都说:男人和女人是一对离婚不离家的夫妻。
  

图片 1

男人说,我们现在这样多好啊,白天我们各人干各人的工作,晚上还能在一起缠绵,我们这不比跑了强吗?

男人说,不是,我爱你的人,真的。

男人说,要是把我们逮住了呢?那可就丢人了。

男人说,我捞不着日你不要紧的,我们以后找机会啊。男人说着就出去了。男人在院子里转了几圈,最后决定在东边的墙上走,因为东边是王山家,王山是个单身汉,王山的老婆前几年不知道什么原因被王山打跑了。男人就上了墙,女人就去开了门。

女人的男人出去了,去了很远的地方打工。女人的男人是女人让他
出去的,因为女人看到自己的男人就恶心,女人家里以前穷,老爹得了病没有钱看,就是这个女人认为很丑的男人,借钱给了女人家里。女人老爹的病好了,可又拿不出来钱还这丑男人了,女人的爹就自己做了女儿的主,把女人许给了丑男人。可女人心里不喜欢丑男人的,女人觉得自己的容貌一点都不比那些电影明星差的,差的只是自己没有机会罢了。

女人说,你既然爱我,为什么不敢领我跑?你是爱我的身体吧?

女人说,我也有孩子啊,我们走,不要孩子,孩子是累赘。

男人说,平在门口喊,我估计别人也听见了,我们杀了他,肯定,明天就进局子了。

男人在路上转了几圈,见没有人注意,就去了女人家,女人的门关着,但没有上锁,看样子女人在等人。

男人心里的火就着了,这时,男人又听见王山说,宝贝,来啊,再来一次,我可是把整个的人都给了你了。男人就听着床晃动起来。男人的火着的很大,男人想把王山拉出来打一顿,可男人一想,不行啊,如果打了王山,这个光棍汉天明了出去一说,我男人的名声可就瞎了,

平在门外一个劲的喊:女人,开门……

女人说,男人,你日我的骚劲呢?你怎么就这么胆小,你是男人吗?是熊包!平常说多爱我,我看那都是假的,你无非是想赚我的屄日。

男人说,我、我、我、我想想……

女人说,在我家里我觉得不踏实,我那个死男人如果回来了,听说了我们的事,不出去了,我们不就捞不着在一起了吗?

女人说,你没有听人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你管别人干什么?

男人突然听见有人说话,男人觉得说话人声音特别熟,好像自己的亲人一般。男人就把耳朵竖了起来,男人听清楚了声音:我家那个死鬼,不知道天天去哪了,让老娘我受活寡,哼,他能出去逍遥,我就不能快活,他找女人还不是给人家钱,我还能挣钱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