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族数大转折:2011年只怕人口红利消失转折点

沙特《阿拉伯新闻》日报网站10月25日发表题为《欧洲成为世界病夫》的文章,作者为美国约翰·赫尔斯曼企业咨询公司总裁约翰·赫尔斯曼。文章称,欧洲各国均面临由经济增长缓慢和人口老龄化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各国之间也存在各种分歧,欧洲正陷入衰败。不愿意也没有能力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更不用说着手设想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而这种态度正是欧洲缓慢衰落的根源所在。

中国人口老龄化正在加剧,抚养比攀升,养老基金亏空省份增加。为应对这种局面,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全国统筹蓄势待发。

中国正处在人口红利消失以及人口老龄化加速的拐点

文章介绍称,政治风险分析评估的变化要么可能具有显着的历史意义,要么可能是一些国家在年复一年的漫长兴衰过程中发生的最缓慢的现象。就像发生在曾被称为“欧洲病夫”的19世纪奥斯曼帝国身上的事情,缓慢衰落也许更难以识别,因为它会以一种无法察觉的速度发生,以至于需要世界级的政治风险分析家才能完全分辨。

据《经济参考报》23日报道,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方案初稿已经形成,最快将在年底出台。

高考年复一年,但2008年以来,4年间参加高考的人数减少140万,而且还将继续减少。

目前,这种细微但决定性的变化正在欧洲发生。

报道援引黑龙江省财政厅社会保障处处长冯广栋的话称,在目前的养老保险制度省级统筹体制下,存在难以解决的两个“瓶颈”问题。一是人口老龄化日趋加剧。二是养老赡养比逐年攀升。

6月5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表示,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此表态随即引发广泛讨论。

文章称,这一进程至今已经进行相当长的一段时间。20年前,作者曾写过一系列引起争议的文章,预言欧洲处在绝对衰落中。这些文章遭到了嘲笑和蔑视,因为人们冷漠地指出,欧洲依然是一个富裕的、文化丰富的宜居之地。这样一个天堂怎么可能陷入衰败?但在一代人的时间之后,没有人会嘲笑这一大胆的政治风险断言。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当期基金收不抵支的省份从2014年的3个增至2015年的6个,东北三省全部在列,分别为黑龙江、辽宁、吉林、河北、陕西和青海。其中,黑龙江收入比支出少183亿元。新增养老金亏空省份是近年来GDP增速相对缓慢的地区。

两件事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但前者的背后是从1987年以来人口出生率逐渐走低,后者的背后则是我国人口老龄化加速将产生巨大的社保基金缺口。对应到当下则是,中国当前正处在人口红利消失以及人口老龄化加速的关键转折期。而这将对未来中国的经济增长、资本市场等有着潜移默化但又很深刻的影响。

为什么知识界的风气会有这种变化?眼下,西班牙即将举行五年内的第五次选举。波兰政府与欧盟陷入长期对立。意大利发现自己距离经济萧条仅一步之遥。随着德国缓慢走向衰退,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统治进入尾声。英国正在夺门而出。最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刚刚才在巴黎持续数月的骚乱中幸存。

新京报曾称,近年来东三省老龄化严重,加之人口外流,抚养比都跌破了2:1,2015年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的企业养老保险抚养比分别为1.79,1.53和1.33。而全国平均抚养比是2.87:1。

人口趋势:三低态势和三大高峰

文章称,随着防务开支下降至短缺——德国目前国防开支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2%,作为一个整体的欧洲大陆在战略和军事上正变得无足轻重。2018年,在29个北约盟国中,仅有7个国家达到军费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2%的最低目标,其中只有三个是大一些的联盟成员国。而欧洲大陆其余的国家似乎认为自己可以永远在历史之外独善其身。

目前的企业职工养老金三支柱体系建立于上世纪90年代,随着时间的推移显现出不少缺陷。为此,养老金全国统筹被作为重要的改革目标之一。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养老保险改革的基本方针是“坚持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完善个人账户”。

近来一张动态图在微博上传播颇广,这张图号称让你看懂中国人口百年变化。

过去20年,中国崛起取得大国地位,同时美国仍维持世界最重要经济体的身份,而欧洲却蹒跚走向衰落,无法跟上全球化的快速步伐。如果人们把GDP每年增长2%确定为发达工业化社会在现代保持健康发展所必须达到的指标,那么情况就变得清楚多了。2018年,美国经济强劲增长2.9%,而德国和法国维持差强人意的1.5%增长,意大利惨淡增长0.9%。今天罗马震惊地发现自己的经济规模还不及衰退之前2008年的水平。

人社部曾在7月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下一步将研究制定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总体方案及职工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方案、完善个人账户政策、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方案。

随着这张图从1950年起金字塔般的人口年龄结构逐步向不规则的锯齿形演变,观者能鲜明地感觉到劳动力人口的迅速减少,同时老年人口比例的迅速增长。

文章称,欧洲的人口问题尤其触目惊心。日益恶化的老年抚养比——即社会中养老金领取者人数与劳动年龄人口规模之间的关系——不可能因为主观愿望而消失。在欧洲无可争议的经济发动机德国,这些数字尤其令人担忧。德国的老年抚养比在2018年为33%,预计到2030年将上升到极限的52%。在这段时间内,劳动人口下降600万的同时,德国领取养老金的人数将飙升500万。

在今年的两会上,人社部部长尹蔚民表示,养老保险目前总体运行平稳,但养老保险基金未来收支平衡面临巨大压力,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方案力争今年出台。

2011年4月发布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至2010
年11月1日,全国13.71亿人,0~14岁人口占比16.60%,15~59岁人口占比70.14%,60岁及以上人口占13.26%,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上升至8.87%。

即将卸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的让-克洛德·容克曾经直言不讳地叹息道,“我们都知道需要做些什么,我们只是不知道做了这些之后如何还能再度当选”。

《华夏时报》去年10月的文章曾称,从全国范围看,当期养老保险基金整体上是收大于支,但一直被热议的养老金缺口实际上就是地区分割统筹造成的结构性缺口,而一旦实现了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养老金缺口以及个人账户空账等问题均将得到有效缓解。

同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0~14岁人口的比重下降6.29个百分点,15~59岁人口的比重上升3.36个百分点,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2.93个百分点,65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1.91个百分点。

文章认为,这种欧洲精英政策和政治的失败,就是让民粹主义之猫混入建制派鸽群中的原因所在。欧洲还发现自己陷入了难以处理的政治分歧:围绕移民问题的东西分歧,以及围绕无休止的欧元区危机的南北分歧。

人社部在7月22日的发布会上还公布了相关数据,称今年上半年,全国基本养老、基本医疗等五项社会保险基金总收入为2.44万亿元,同比增长10.7%;总支出为1.99万亿元,同比增长
8.7%。社会保障卡持卡人数达到9.19亿人,覆盖66.9%的人口。

对比两次人口普查数据,可以发现我国自1950年以来的三次婴儿潮后,人口老龄化趋势明显。再结合生育率等数据来看,当前我国人口增长模式已是三低态势,即低生育率、低死亡率、低增长率态势。

在所有这些军事、经济和政治问题上,都有一个共同的进程在起作用:欧洲精英阶层已经失败,并且自己无法认识到这一点。问题在于自由主义精英甚至都不愿费心为了自卫而派人驻守城垣。

《经济参考报》文章称,提高养老金统筹层次,可以从制度上彻底摆脱地区间基金收支余缺无法调剂的难题,可以提高基金的使用效率。

三低态势在今年4月国务院印发的《国家人口发展“十二五”规划》中体现无遗,该文件指出:我国人口增长势头减弱、主要劳动年龄人口达到峰值、老年人口出现第一次增长高峰、城镇人口历史性超过农村人口。

文章最后写道,这就是古希腊人用“堕落”一词所要表达的含义——不愿意也没有能力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更不用说着手设想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而这种态度正是欧洲缓慢衰落的根源所在。

然而,早在2012年,31省份就已经实现养老保险省级统筹,但此后全国统筹推进步伐缓慢,甚至一度陷入停滞。“制度推进之慢,足见面临困难之多。”有专家指出,出现这一状况的经济原因应当是地区间发展极不平衡,管理原因应当是财政分灶吃饭体制。

那么,在目前人口增长的三低态势下,中国人口顶峰会是多少,又将何时出现呢?根据联合国人口署的估算,中国人口将在2032年达到高峰,为14.6亿。而中国国家统计局预测,中国人口峰值在2035年,为15亿。

根据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测算,主要国家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排名中,中国缴费率达28%,虽然不是全球第一,但处于最高的一组,所以在养老金实现全国统筹之后,养老金缴费费率或也将随之得以调整。

再结合一些学者的预计,中国未来40年内,将先后迎来劳动年龄人口、总人口和老年人口三大高峰,即总人口将于2035年左右达到峰值,总劳动人口2013年左右达到高峰,而2050年老年人口将出现峰值。

养老金缴费标准和计发办法等方面的内容,均将是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方案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

2013年:人口红利消失转折点

这几年人口话题中讨论最热的莫过于人口红利,因为人口红利的消失正比预计的要快。

2006年公布的《国家人口发展战略报告》指出,15岁~64岁总劳动力要在2016年才达到高峰。但是2011年人口普查显示,总劳动力在2012年达到顶峰后将开始负增长。

“根据人口预测,我认为2013年是人口红利消失的转折点。其实,根据最新的人口数据,我们甚至可以认为,这个转折点目前已经到来。”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财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