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28万现金每天灾区派钱的赖金土(图)

摘要:
  图:绵竹九龙镇一所小学,面对废墟上的一个个花圈,赖金土落泪了。 
     图:“大姐你比我大..提28万现金每天灾区派钱的赖金土(图)
  图:绵竹九龙镇一所小学,面对废墟上的一个个花圈,赖金土落泪了。      图:“大姐你比我大,你不能这样。”在九龙镇,赖金土最难过的就是受捐者的跪谢。  赖金土提28万现金每天徒步进灾区挨家挨户寻找最需帮助的人      33岁的赖金土,是福建晋江一家陶瓷厂的老总,从5月27日开始,每天提着现金徒步进到地震灾区农村,给最困难的灾区群众发放现金,从几百到几千元不等,甚至在山上过夜。他准备在灾区发放筹集来的现金共28万元。6月1日下午,本报记者电话采访了正在绵竹市九龙镇白玉村挨家挨户给困难群众送钱的赖金土。    最直接的方式  我需要把钱直接拿到需要帮助的人手上,我可以看到钱哪里去了    南都:把钱直接发到灾区群众手中,这种方式是你在来四川做志愿者之前就已经想好的吗?  赖金土:对,一开始就有,到现在也没有改变。  南都:以前做过类似的事情吗?  赖金土:有,我参加EMBA总裁班培训,培训班的同学一起去资助那些失学的孩子。一对一帮助他们,双方可以做深度的沟通。  南都:在捐助者和被捐助者之间,需要这种深度沟通吗?  赖金土:当然需要。为什么见面谈话沟通会比打打电话更有效?同样的道理,我需要自己把钱直接拿到需要帮助的人手上。  南都:为什么?  赖金土:这种方式不需要其他中间环节,最直接。  南都:对中间环节,你不信任?  赖金土:不是不信任,我们公司这次也有通过红十字会捐款捐物资几百万。只是我认为这种方法最直接,我可以看到钱到哪里去了。  南都:可你不觉得这种方法很原始、很笨吗?  赖金土:是很笨,我不鼓励所有的人都这么做,但是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去做。  南都:很多人在想,你为什么不干脆去资助建一所希望小学,或者把钱给那些孩子,改变他们的命运?  赖金土:孩子也是我选择的对象之一,但为什么操作中侧重老人呢?因为孩子有很多人关注,而关注老人的实在太少。而且我发现农村有一些很不孝的,让人很揪心。  南都:这些钱都是哪里来的?  赖金土:有我的,也有我的朋友们一起筹集的。  南都:他们都赞同你这种亲自发放的方式吗?  赖金土:很赞成,但是有的也害怕这样做会有负面影响。但是我把他们说服了。  南都:你是怎么确定你的发放路线的呢?  赖金土:刚开始人生地不熟,只能是四处打听哪里灾情最重。第一站去的是安县黄土镇,我们和志愿者,带着食品、衣服等救灾物品,就在那里发放,跟志愿者混熟了,他们就成为突破口,带我去附近七八个村寻找最需要帮助的家庭。    最多只给2000元  帮助他自己努力站起来,而不是一直支撑着让他站着    南都:你用什么标准来确定一户人家是否需要帮助?  赖金土:一个是自己去看,问村民,也聊他们子女情况,家里有劳动力遇难的,我们就把发放标准提高,给1000块或者2000块。  南都:当你送钱的时候,很多邻居也会聚拢来,表示想得到帮助,这时候,你的心里会不舒服么?  赖金土:不会。他们肯定是有需求的,如果他有钱,没有需求,他不会想要的。  南都:1000块可能没有太大作用,你想过多给一些钱,帮一家人建起房子,让他过上好的生活吗?  赖金土:没有。有些家庭很苦,但你不能给他很多钱。给他钱多就把他害死了。帮助他自己努力站起来,而不是一直支撑着让他站着。当然有些老人需要多给一些钱。这个标准,是通过我的洞察来确立的。  南都:你一天会走多少户人家?  赖金土:今天走了二十几家。一天要走二三十公里,有些地方是车没法到达的,每天的目标是两万。现在我找到方法了,就是找村里知道情况的干部带着去。  南都:你相信他们(村干部)吗?  赖金土:我只能相信。但我事先也反复跟他们讲清楚,我要找的是那些在地震前已很困难,地震之后更困难的人,我知道每个人都困难,我帮不了那么多,但我至少可以给那些最底层的人传达一些希望,他们有的甚至不知道感恩,甚至以为我有什么目的,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做了。真正让他们感受到了。  南都:你想告诉他们什么呢?  赖金土:想告诉他,我们和他在一起,告诉他,这个社会没有忘记他们。而且我想,我的行为也会引发他们的邻居更加关心这些老人。这是我最重要的目的。要不然我为什么要这么辛苦挨家挨户找呢?还有,我寻找的这些都是弱势群体,没有能力,甚至连讲话的胆量都没有,见了谁都是“是是是”“好好好”,我想给他们一些说话的勇气。  南都:你叫几个人分头去送,不是比你自己一家家去找更方便吗?  赖金土:我叫人去做,跟我自己去做是完全不同的。这是不一样的体验和感受。这个主意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我要亲手把它做完。  南都:你碰到过拒绝你的人吗?  赖金土:有碰到过让我拿去送给更需要的人的,没有碰到过不要的。我找的都是一贫如洗,没有能力把房子再建起来、靠自己生活下去的人,还有就是我努力让他们感受到我的诚意。我是他们的兄弟一样,我传达给他们的是一种尊重和帮助,而不是来炫耀的。在福建,我抽的是中华,但在这里,我忽然意识到我的中华烟跟灾区是那么格格不入,就改抽10块钱一包的了。衣服也是牛仔裤,T恤衫,每次给过钱,我都会紧紧握着他们的手,祝福他们的日子早点好起来。  南都:对他们来说,钱是万能的吗?  赖金土:他们还需要精神的安慰。有一次在九洲体育馆遇到一个中年人,他不要钱,但需要有人倾听。我耐心听他抱怨,听了两个小时。我发现,有人倾听对他来说就是一种很好的发泄。听到最后,我的眼泪也下来了。  南都:我看到几乎你去过的每户人家,你给钱,他们都掉泪了。  赖金土:我想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一个是温暖,也许还有我勾起了他们对死者的怀念,才让他们有这么多感触……  南都:你的心情呢?也是复杂的吗?  赖金土:我会觉得自己的能力太有限……如果我有那么大能力,每个人我都想给他们盖一所房子,让他们安度晚年。    想影响很多人  至少我不想让人家这样说我:这个人渣,穷得只剩下钱了    南都:你意识到一个人应该对社会承担一些责任,是什么时候?  赖金土:从小我就有这种抱负。我很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一些东西,影响很多人。至少我不想让人家在我走过的时候,说:这是个人渣,他穷得只剩下钱了。直到现在。  南都:我留意到,你在给了他们钱之后,他们会向你要你的电话,但是你却不肯留,为什么?  赖金土:留电话,会增加他们的负担和压力。我们做这些事情,包括给失去父母的孩子留下1000到2000元读书,我都跟他们说:我不需要你报答我。我给你钱,是要你学到本领,去帮助更多的人。你记住这一点就足够了。  南都:你不给他报答你的机会。  赖金土:对。我希望的只是把这种爱传播下去。  南都:你最难忘的一户人家是在哪里碰到的?  赖金土:就是今天。我到九龙镇小学那里,今天是六一儿童节,他们的爸爸妈妈把很多花圈摆在废墟上,在那里哭。我立刻想到,如果这下面埋的是我的弟弟妹妹会怎么样?我就忍不住我的泪水。  南都:你的这种爱心也跟你的家庭出身有关?  赖金土:很大关系。我十几岁死了妈妈,爸爸娶了后妈,我20多岁时又再次一一失去他们,我一个人拉扯五个弟弟妹妹。没有爸妈可以孝敬,所以我会觉得那些没人关心的老人非常可怜。我的奶奶,80多岁了,我跟她说要去四川送物资,因为那里地震了。我以为她会不让,没想到她说,“去吧,这是好事,注意安全。”有时候我在检查我自己的内心,妈妈、爸爸的离开对我是一次次的打击,我不希望悲剧在别人身上发生。虽然这只是幻想,但必须有人去帮助这些最需要帮助的人。  南都:通过做这些事情,你得到了什么?  赖金土:身体很辛苦,内心很快乐。一种满足感。通过他们脸上的笑,即使是短暂的,我也感受到他们内心的欢乐,我也是欢乐的。

摘要:
★★★5月16日11:50来自什邡红白镇最新消息:今晨,部队3000余人已全部进入红白场镇,由于大型救灾机械..泪撒红白
志愿者救援团前线实录★★★5月16日11:50来自什邡红白镇最新消息:今晨,部队3000余人已全部进入红白场镇,由于大型救灾机械设备暂时无法进入红白,只能手工搜救,废墟内掩埋的大量尸体已发出恶臭,弥漫整个红白城镇上空。红白镇总人口1万余人(含金河磷矿),目前死亡人数暂无法统计。亟待援助……接到如此惊人的消息后,全搜索救援团紧急出动:5月16日中午:我们在行动:全搜索救援团队挺进什邡红白镇见闻(图文)5月17日早晨7:00,我们救援团大部队带上物资再次出动:为了避免引起交通堵塞,尽量多的运送物资,我们都是一车一人或两人,每个车子的后座和行李箱都赛的满满的东西…开起来车车都朝后头斜….7:00,在三环路上,我们的车队都很准时的来集合了因为前几次区灾区的经验,我们这次的队伍车辆控制,也准备好了对讲机,宣布好规则后,即刻出发,因为出门的早,路上的车辆都还比较少在广汉三星堆门口,我们会和了车队的另外一个重要部分,他们肩负任务,今天一早就去了蔬菜批发市场抢购蔬菜,原定的2000斤黄瓜,结果发生了让比听到都很感动的事情,他们在蔬菜批发市场,那里的商户,一听到我们的菜是送往灾区,就说什么也不愿意收我们的钱,还往我们的车上使劲的塞,走的时候还说,如果需要,尽管过去拉就是
平时他们或许为了一毛两毛和我们计较,但是在救灾这个关键时刻,真的是一点也不含糊,
中国人的民族情结在此时都迸发了,什么也不管,我们现在只有共同的一件事,抗震救灾!!!一行人继续出发,到了什邡,满眼尽是救灾的物资车,救护车,路况开始显得有些拥挤,我们的行程是从什邡城区——龙居——洛水——熒华镇(输入法打不出哪个字)——穿心店——红白。我们走的是龙居的小路,看到路边倒塌的房屋,村民们已经开始自救工作了,整理废墟里的残存,收着自家种的大蒜,这是她们这出产的东西,搭好了帐篷升火做饭,最大的问题依然是水的问题,每家人每天发两瓶水,暂时村里的水源被告知不能饮用,但是她们的情绪很乐观,并告诉我们,再往山里走,那里的人更需要东西.继续前行,镇上有一家小店开门了,镇上居民的基本生存问题已经有了保障,主要是在这里的农村更需要帮助和灾后重建。看到这里的情况良好,秩序紧然,我们就赶往了洛水。碰到一个伤员被送到这里,是因为会倒塌的家里挖掘东西,又碰到余震了….据驻扎的医生介绍,从地震开始,她们就驻守在这里,这里的挖掘工作已经基本完成,重大的伤病员已经送往医院进行治疗,在炎热的天气下,很多留守在这的工作人员都不同程度的出现便秘…她都不好意思跟比比说这个问题。而每天来的病人都是日常的治疗,一些跌打损伤,感冒,腹泻,老年人的病啊,象今天这个再度压伤的情况比较少了。对于比比去之前,有很多人警告过比,那里是灾区哦,已经出现疫情了,所以比在来到这里以后,特别的关注这个问题。当地的部门已经划分专人负责预防的工作,挖出的尸体早已进行深埋,每天都从山上到山路一直到镇上村子里进行消毒,也在村民中宣传防范意识。我们的车队也几次遇到了消毒车。所以在这方面,发生疫情的可能性不大。
在离开的时候,我们询问了当地需要的物资,她们现在更需要以下东东:治疗跌打损伤的药品,红霉素软膏,治疗感冒、腹泻、便秘的药品。蚊香,驱蚊花露水,杀虫剂。临走的时候一个婆婆来领药,医生给她拿了些牛奶和洒起码比比也上前询问她物资发放的情况和安置情况,据了解,她们家只有老两口,寄住在别人搭的帐篷外沿处,物资每天也会由村委发放每个人所需要的量。在听到物资确实发放到灾民手里后,比还是比较放心了,给婆婆拿些我们带的菜,我们又继续朝着山上走。
路上看见了发放用水的车辆很多的部队官兵驻扎在这里一路走着,和比同一车的董哥都怀疑着,这里以前是废物回收区吗?比说,不是,是建好的房子。确实啊,现在路上的情况,很难让人想像,看着都象是那种废物回收站,到处的废墟
在这里,比比和志愿者们遇到了最让我们感动的情景,有几个灾民是他们这里的厂倒塌了,要留守在这里,我们问他们有没有物资,他们说没有,但是当我们要把我们带来的物资给他们的时候,他们拒绝了,你们往山上走,那里的人更需要,我们可以去厂里那个倒塌的小卖部挖下,肯定有吃的。
相比那些在绵竹的公路边抢劫我们物资车的村民,他们是多么朴实,即便现在他们没有吃的,他们仍然相当比他们更需要的人,泪奔~这里是一个大型的磷肥厂倒塌了,5层楼房垮塌,刚刚挖开道路时候的尸横遍野和满城尸臭已经得到很好的控制,虽然挖掘工作仍然在继续,每挖出的人就即刻照相然后进行深埋,消毒工作也在进行着,除了正在挖掘的厂区内有着臭味,其他地方空气状况都还好,在这里我们碰到了美联社和路透社的记者团正在进行采访和拍摄。这里已经快到红白了,周围已经是废墟一片,偶尔看见废墟中的帐篷再往前走,山石滚落更多,对面山体的塌方也赫然可见终于快到红白了,我们要过去一个山体塌方区,警察在这里守着,只能一辆一辆车子迅速的方行,比比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离的原来如此的近,即便地震那天也没害怕过的笨蛋比,现在怕了开车的董哥也是灰常紧张,开车前,比照了这张山谷里第残存厂房….一阵飞速经过,路上尽是沙石,熊感觉到偶们捏车车是飞过的,这里塌方的地方在转弯处,也是只许一辆车通行的原因,一旦碰到其他车车迎面来,我们肯定就飞下山谷了….一时紧张,搞忘照相了….终于,偶们太太平平的站到了红白的小乡村头,这里山青幽幽第,如果不是因为这场灾难……
这里有一个村子是刚刚在挖通道路后发现的,村里有400多人,大人都存活着,只有在学校上学的小孩……说起压在废墟下的孩子们,被救出来但是截肢的孩子,这些原本熟悉的邻居,不禁又哽咽起来这里的也倒塌很严重我们碰到一个狗狗,是路边一个婆婆的,地震以后,人没吃的,他也饿了几天,在吃到我们志愿者给他的面包的时候,他狼吞虎咽,却还小心翼翼的不要咬到我们喂东西给他的手,熊的心那个酸啊,找啊找,在一个志愿者姐姐那抓了一个火腿肠喂给他,也不知道我们走后,他又要饿多久
我们把我们带来的物资卸在这里了,因为在往里走,已经不能前行了,我们不知道我们带去的东西究竟能为这里的400多人坚持多久….但是比对她们很有信心,即便在饿了这么多天后,她们仍然有着自救的信心,也看的出这个村的人有着很好的秩序,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仍然没有恐慌,一个婆婆哭着对我说,她去帮着守尸体一直没吃到东西,比跟她说,在我们带去的物资堆里去拿吧,拿她想要的,没有看到她冲上去拿,只是听到她依然痛哭,哽咽的说:不行,要等到下午大家分。555,看着这些饿了很久,山路都才挖通的居民们,依然能这么有序,那些在绵竹,就在路边,抢了很多物资车号称灾民的人,你们好意思么,你们的人性在那里。在卸完物资后,一个网友收听的交通台预告了即将发生6级以上余震,为了保障大家安全,领队决定迅速撤离,而这些山上的部队和居民们,她们都是不愿离开,一定要守在自己这残留的家园边。在穿心店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堵车,一个装载大型挖掘工具的车终于可以上来了,但是在这里我们也看到了那些让我们鄙夷的一幕,让我们想冲出去打人,一个小奥拓,装着5个人,拖家带口,居然还有小孩,贴着救援车的标志,没有带一点救援物资,一路照相,还一家停留在废墟那照集体照留念,你tm的有人性没有,当旅游啊,这样混乱的交通还上来添堵,人在做天在看,你们这种人一定会有报应的,垃圾!!!我们离开这里了,但是援助的工作仍在继续,我是一个对政府不感冒的人,但是在去了灾区以后,唯一我对指挥这次什邡救灾的领导还是稍微有点敬意,那是我唯一看到有序进行各种工作的灾区,或许我去的地方还太少,但是只有那里我实实在在看到了!★★★★★★★★★★★★★★★★★★★★★★★★★★★★★★红白灾区需要物资:蚊香,花露水,蔬菜,大米,饮用水,帐篷,抗病毒冲击,藿香正气水,预防感冒,治疗腹泻药品,外伤药品等等虽然地震无情,但是人民有情,一次次的援救,灾区的物资却是远远的不够,我们不可能要求大家永远的捐助,如果有做这方面生意的,你们能够把这些东西运往灾区,正常合适的价格卖给灾区人民,那也是好的。★★★★★★★★★★★★★★★★★★★★★★★★★★★★★★那些从四面八方赶来的部队,偶们崇敬你们,你们才是这个时代的明星!生活在灾区,经历灾难依然保持乐观心态,坚强自救的灾民,偶们一定支持你们到底!!参与捐钱捐物组织运输抗震救灾的志愿者们,比替灾民谢谢你们了~~还有那些在大慈寺连续几天帮忙的志愿者们!!!那些半夜还奔走在灾区深处运送物资的网友们,热心为救援团带路的好心人!感谢这次参与救灾的全搜索积极网友:一个人的快乐、苏哥、郑姐、何哥、无涯、毛毛、爱之家联盟、香香、董哥……….很多很多不名字的网友那些撒播洪水瘟疫谣言的人麻烦你们滚开!!那些跑到灾区组织“旅游”麻烦你们行善积德莫再妨碍运输车队的交通!!那些外省叫嚷死的不多的90后,lz看到一定扇死你!!

  在抗震救灾这段特殊的日子里,有两篇文章引起网民的广泛关注,一篇是一位网友发表在《成都全搜索》上的《骑着摩托抢物资,我在绵竹看到最丑陋的一幕!》,一篇是德阳刑警支队警察顾安民的博文《关于
绵竹“骑着摩托抢物资”的真相调查》。

  这两篇文章中描述的在绵竹被哄抢的物资,正是我和我的同事们于5月15日前往绵竹土门镇运送赈灾物资的路上,被强行卸下的一车从北京运来捐助的探路者帐篷、防水冲锋衣和保暖毛衣等救援物资。作为这一事件的当事人,我想跟大家介绍一下当时的情景和我们公司对此事的反应:

  事情追溯到5月15日,作为探路者公司派出的“赈灾救援小组”的队员,当我们在成都得知《成都商报》正在组织志愿者前往受灾严重的绵竹土门镇、广济镇等地进行物资援助时,我们这支赈灾救援小组的成员都非常高兴,跟他们联系上后第二天早早就把货车安排好在《成都商报》的门前等候车队的出发。昨天深夜我们已经为在安县为几所学校的学生们搭起了帐篷。

  15日9:30分,我们按时到达了商报门口集合;随着时间推移,集合的车辆越来越多,志愿者们也越来越多,很多都是自发前去送饮用水、食物的。11:30,我们探路者赈灾救援队的一辆越野车和三辆货车(两辆厢式卡车,一辆敞篷卡车)才跟随其他几十辆车的庞大车队出发了。我们的货车上装着一箱箱的帐篷,又是比较低矮的敞篷货车,在车队中比较明显。根据《成都商报》带领,我们的物资原本是要放到各个受灾镇上的抗震救灾指挥部,通过抗震救灾指挥部的统一调配,发放到各个受灾村落、受灾民众手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