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12部委出手 能否终结奇葩证明

摘要:
一些部门在接待群众办事时,想的不是开一扇便利的门,而是隔着猫眼洞看人,唯恐因为帮群众解决本不该成为问题的问题而损害了自身利益。中国青年报说,有关部门的习惯性“加码”思维,体现在奇葩证明的死循环中,就成了有一个证明不够,要两个、三个证明……
…  群众办事需要奇葩证明,此类事件屡见不鲜。中国青年报发表文章说,最近,连一些开证明的派出所也忍无可忍了——湖南冷水江市同兴派出所开具老年证丢失证明,吐槽民政局纯粹增加老百姓补办证件的麻烦;浙江瑞安市塘下派出所在开了“你妈是你妈”的证明后,附言称亲属关系已经在户口簿上体现;云南盐津县一居民为买房开具无犯罪前科证明,派出所质疑“难道有犯罪前科的就不可以买房吗”。  派出所的吐槽,获得了“良心派出所”的美称。其实,开具上述证明,对派出所而言并非必须,用吐槽的话来说,就是“开了又如何,不开又如何”。可按照相关规定,派出所必须出具此类无用却又折腾人的证明。在无奈“开证”之后,派出所借机提出程序上的质疑,为推进简政放权做出了接地气的切实努力。  类似“你妈是你妈”的证明是否必要,可能立场不同的人,会给出不同答案。静下心想想,在一些情况下,严格要求证明,是有必要的,也有效阻止了不法分子钻法律空子。问题在于,很多情况下,明明现有文件足以达到证明的效用,一些部门却不予采信,以“加码”的思维折腾群众。比如学生已经有学生证了,却还要开在学证明;夫妻已经有结婚证了,却还要开婚姻关系证明;父子、母子关系用户口簿就能说清楚,却还要让人专门开一张证明……  一些部门在接待群众办事时,想的不是开一扇便利的门,而是隔着猫眼洞看人,唯恐因为帮群众解决本不该成为问题的问题而损害了自身利益。上面提到的习惯性“加码”思维,体现在奇葩证明的死循环中,就成了有一个证明不够,要两个、三个证明;有一个部门的公章不够,要两个、三个甚至更多部门的公章。通过这种方式,他们把责任推远了,把群众的信赖推远了,留在人们心中的印象,只是一张张像从扑克牌上走下来的面孔。  多观察几件奇葩证明的例子,很容易发现基层派出所成了“冤大头”。办事群众兜兜转转一圈后,多半最后被要求到公安机关开具一张“终极证明”。这大概也是部分派出所不胜其烦,在开具证明后顺带吐槽的原因。部门壁垒的存在,引发跨部门信息无法共享,信息核实难度高,只能通过反复证明、反复核实,消除因壁垒造成的不确定性。如果一个部门总想把责任推卸给其他部门,办事群众要经历的折腾就更多了。  要求群众开奇葩证明,是政府部门仍存在“该放的权没放”“权力的手伸得太长”的问题,说白了还是不愿意放弃既得利益。现实中,“县官不如现管”,往往是管老百姓的事多,管自己的事少;对老百姓的制约多,对自己的制约少。要让权力谦卑下去,就要让公民的权利挺起腰杆。换一个思维来看,当政府部门逼着办事群众证明“你妈是你妈”的时候,群众能不能要求政府自证“政府是政府”?  那些要求群众开奇葩证明的政府部门,如果被要求自证“政府是政府”,恐怕自己都会愣住,感受到之前的蛮横逻辑了。政府证明自己工作能力,不是看红印章有多大,不是看大院门口的牌子有多高,更不是看办公大楼有多气派,而要看群众对政府服务的满意度,以及群众对公权力的信任程度。那些动辄为难群众的政府部门,真应该低头思考一下,自己能不能拿出点证明自己是政府的东西。

那么,钱先生的具体问题该怎么办呢?其实,在公安部取消多项证明之初,很多部门还不习惯公安机关的改革新举措。公安机关说不开证明了,另一方却非要证明不可,导致一些办事的民众在公安机关和办事部门之间跑来跑去,反而增加了民众的负担。为此,一些派出所不得不违反规矩开具证明,但在同时,也向相关部门声明这种证明的不合理性。在改革与法律规定之间出现暂时的不衔接、不适应的时候,适当的变通会让办理具体事物的民众更有获得感。

当然,需要明确的是,不要高估信息联通的妙处,机器毕竟是人操作的。技术再升级,如果公职人员的为民意识不升级,便民之心不升级,公民仍会受困于奇葩证明,舟车劳顿,求爷爷告奶奶而无济于事。为此,就需要构建严明的问责机制。这一点相关部门也有考虑,“今后,凡再次出现擅自要求群众开具不合理证明导致群众办事难的,上级主管部门要及时予以纠正并追究责任”。如何追责,征求意见稿没有讲,希望能把问责细化,给公众吃下定心丸。

所以,钱先生“继承难”问题的产生有深层的原因,非常复杂,需要改革与法律更好的衔接,充分协调,以法律引领改革,以改革推进法律的完善。在这个时候,单方面指责任何一方都有失偏颇。

曾有人如此吐槽,“中国人不是在办证,就是在去办证的路上”。相关意见出台后,能否解此烦扰,还有待观察。但有一点应成为共识:无需频繁自证的公民,无疑更有尊严;无需为繁冗证明所裹挟的社会,无疑更加高效。

一些政府部门或企业办事机构要求办事人拿出证明来证明“我是我”“我妈是我妈”,被媒体称为“奇葩证明”。为此,从2016年9月1日起,公安部取消了多项奇葩证明,对于居民户口簿、居民身份证、护照等法定身份证件能够完全证明的姓名、出生日期、公民身份号码等9类事项,以及居民户口簿能够有限证明的户口迁移、住址变动等5类事项,有关单位及工作人员应予认可,不得要求群众开具证明。

曾有人吐槽,身份证丢了,户口簿丢了,甚至人“丢”了,都要去派出所。“有困难找警察”是不假,可有些事情,民警真帮不上忙。在这种背景下,公安部会同多部门起草相关意见,明确派出所拟不再开具20类证明,对派出所来说也是减负。

最后要说的是,每个个案的产生都有其复杂的具体原因,特别是在改革的新形势下,出现一些不适应、不协调在所难免。在事实不清楚的情况下,就抱团站队、立场先行,乱挥舆论大棒显然是不公正的,除表达了一些碎片化的情绪,对于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作用。有的时候我们对一些新闻事件的看法会陷入固定的模式,让我们失去了更多思考和想象的空间。

其实,这个问题本不复杂。在信息交汇共享和流通时代,数据多“跑路”,群众少“跑腿”,不是题中应有之义吗?正如相关意见所称,相关部门和单位在办理公共服务事项需要核查公民身份时,可以通过部门间信息共享获取相关信息的,不再要求群众到公安派出所开具证明。信息孤岛时代早该过去,取而代之的应该是信息互联互通,鼠标一点,公民信息一览无余,干吗多此一举,让人跑断腿、磨破嘴,还办不成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