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猪的拷问:生猪保险为何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保险公司推广的积极性必然大打折扣,这在某种程度上进一步导致了产品供需不畅的恶性循环。目前,国内的再保险机制尚不健全,保险公司若想有效规避生猪险这类的非主流产品亏损带来的风险,还需要更多的政策导入和更长的时间等待。

  据本刊记者了解,在2007年以前,生猪险主要以商业保险的形式存在,以上险企涉及此险种的经营情况基本为亏损状态。

  专访中国保险学会理事、《农业保险条例》修订专家 黄英君

  养殖户投保观念不强,加之产品推广和实施力度不足,对保险公司来说,生猪险出现整体性亏损也就在所难免。对于一款暂时不赚钱的产品,

  3月30日,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徐威对外介绍,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上海市水域已基本完成漂浮死猪的清理打捞工作。

  《保险中介》: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农户买了保险,也得到了理赔,但是死猪仍未进行无害化处理。在理赔方面,目前大部分涉农保险公司主要工作还集中定损和赔偿工作,至于后续的无害化处理工作,还处于模糊的地带。您认为,政府应该怎么监管?险企应该开发怎样的险种、应做什么调整以改变这种状况?

  《保险中介》主编 白水

  如农民购买欲望不强,舍不得出钱,甚至认为“人都没投保怎么投给猪”,此外还有道德风险难以管控、死亡理赔成本较高和骗保等问题。

  《保险中介》:业内人士认为,本次死猪漂浮事件从侧面反映了目前散户养殖模式所蕴含的巨大风险。您认为这暴露出了哪些风险?会带给监管层和险企什么启示?

  人为设置的投保高门槛,还是政府补贴的变相截留,都极大违背了市场公平。

  而对于育肥生猪保险,《关于2013年度农业保险保费补贴工作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自2013年起,在地方财政至少补贴30%的基础上,中央财政育肥猪保险保费补贴比例由10%提高至中西部地区50%、东部地区40%。财政部下发的通知意味着生猪养殖户只需承担20%-30%的保费就能保障养猪带来的风险。

  首先,建立健全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奖补机制,提高补贴标准,扩大补贴范围,将散养户纳入无害化处理补贴范围,引导和鼓励养殖场户主动报告、上交和无害化处理病死动物。要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尽快建立完善无害化处理体系。

  《保险中介》:“漂流猪”让谁蒙羞

  “骗保的事情经常发生。”一险企相关负责人说,个别养殖户用未参保生猪充当参保生猪,骗取保险赔偿金。也有少数农户以部分生猪参保,一旦有生猪死亡,圈内所有生猪都能得到赔偿。

  黄英君:这次死猪事件暴露了两个问题:一是生猪养殖业面临很大的疫病风险,生猪疫病传播途径广泛,变异较快,生猪死亡率极高;二是无害化处理制度不健全,导致养殖户对病死猪进行无害化处理的积极性不高。

  以上供需双方的现实矛盾,被不少地方的保险监管部门默认却无任何积极作为,一些地方政府职能部门,甚至借此市场矛盾谋取私利。无论是

  更令人堪忧的是,上万头死猪投入江中,引发的水质安全问题。

  (本刊记者赵亚男对本文亦有贡献)

  这样的尴尬首先来自养殖户。尽管现代保险业已经在中国各领域推行十几年,但国内民众的保险意识远未达到欧美国家水平,在不少农村养殖户眼里,给自家栏里的猪仔买保险多少有些不可思议,哪怕明知会有遭受瘟疫的未知风险。而养殖户保险观念的普遍淡薄,还为长期隐匿在民间的死猪收购行为提供了土壤。现实中,即便部分购买了生猪险的养殖户,也往往处于自身利益的考虑,在疫情或其他灾害出现时,夸大损失甚至人为混淆理赔范围,构成骗保。

  “这些条款,实际给养殖户设置了一定的门槛。”湖南省娄底市一陈姓养殖户对本刊记者说,国家财政报销一部分,我们当然乐意投保,降低投资风险,但政策不利于零散的养殖户。

  由于育肥猪保险具有较强的外部性,在分散散养户饲养风险,稳定养殖户收入,提高养殖积极性,保障猪肉供给方面起到强有力的支撑作用,所以育肥猪保险在兼顾规模化、专业化的同时应着眼于小规模养殖户;有必要针对养殖的不同规模,制定多保障水平下的不同保险费率、实现险种选择的多样化,提高小规模养殖户的参保率。同时引导和扶持农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的发展,鼓励养殖户积极参与合作组织,提高小规模养猪户参加政策性生猪保险的组织化水平,发挥畜牧兽医部门的技术优势,加强对养殖户对规范养殖的管理培训。

  既然没有政府补贴,也没有保险赔偿。当政府、养殖户、非法商贩纠结于经济、观念、市场、法制等多种因素时,如何安全地处理死猪却成为其中一个最轻的砝码。择其最省钱的办法,就是投入江中。

  十年前的春天,神州大地爆发了一场令人胆颤心惊的非典之战。十年后的今天,也面临着种种沉珂恶疾。这一切,正考验着当下的监管部门。

  无害化处理补贴手续繁琐,有些地方养殖户得到的补贴严重缩水,补贴标准相对较低,不足以补偿无害化处理的成本,而人的趋利性使得养殖户首要考虑的是降低成本损失,导致病死猪流向市场,以上种种原因导致养殖户对病死猪进行无害化处理积极性不高。要想解决病死猪无害化处理问题,应当建立病死猪无害化处理的长效机制。

  从保险角度看,“漂流猪”事件不失为一场推动行业改革的有力契机。因此蒙羞的,不仅是无奈抛尸的养殖户,更值得险企和监管部门、地方政府深思,如何让一款好产品走向市场并在预期轨道内合规运行,如何走出保险业在某些领域治标不治本的监管惯性,应该成为本次反思的应有之义。

  不过《通知》明确规定,能繁母猪保险的保险金额定为每头1000元,保费为每头60元。其中,中央及地方各级政府负担48元,占比80%;保户自负12元,占比20%。

  其次,不断探索“政府补贴、商业保险”等无害化处理体制机制。以生猪保险作为实现病死猪无害化处理的核心,建立更加严格的保险与耳标识别、生猪防疫和无害化处理联动机制,保险的签订、确认、理赔与整个病死猪的处理流程紧密配合。

  3月以来,被媒体快速引爆的黄浦江“漂流猪”事件,在引发所涉多地地方政府信任危机的同时,也让我们有机会关注到一个此前很少被关注的领域——生猪养殖。表面上看,这次“漂流猪”事件可归咎为地方政府监管不力,甚至可进一步质疑其对公众承诺的环保底线,但若厘清生猪保险背后的利益链条却不难发现,养殖户的做法,实属无奈之举(详见本期封面故事《“漂流猪”的拷问》)。

  本刊记者查阅中华保险官网有关“育肥猪养殖保险条款”的公开信息看到,疾病责任仅为“败血症、蓝舌病、蓝耳病、猪副伤寒、猪丹毒”六种。而保险标的的前三条是“投保的猪只品种必须在当地饲养一年以上”、“投保时两个月以上或体重20公斤以上”、“存栏量100头以上”。

  《保险中介》杂志记者 | 李剑华

  一头死猪背后,利益竟如此错综复杂——在《保险中介》看来,却不失为一场推动改革的有力契机。因此蒙羞的,不仅是无奈抛尸的养殖户,更值得险企和监管部门、地方政府深思,如何让一款好产品走向市场并在预期轨道内合规运行,如何走出保险业在某些领域治标不治本的监管惯性,应该成为本次反思的应有之义。

  这只是冰山一角。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我国2012年生猪出栏量达6.96亿头,若以生猪正常死亡率3%计算,过去一年我国死猪数量高达2000万头。

  《保险中介》:2007年以前,生猪险主要以商业保险的形式存在。如今,国家也出台了很多利好的政策。比如育肥猪保险,国家财政补贴50%,地方财政至少补贴30%。但在浙江嘉兴地区,这一险种仍以商业保险的形式存在,并且设置了生猪存栏量500头以上的高门槛,且很多农民养猪都没上保险,这种局面应该怎么改变?

  老百姓有吃猪肉的需求,就会有养猪户的出现;有大规模的生猪养殖,就难以避免瘟疫的发生;而有风险蔓延的地方,就会出现对应的保险产品——在任何一个规范的市场经济环境下,这样的逻辑可谓天经地义。事实上,生猪险在我国不少省份也早已推行,只是在具体执行和理赔中遭遇诸多“中国特色”,最终造成该险种陷入“有名无实”的尴尬境地。

  当政府、养殖户、非法商贩纠结于经济、观念、市场、法制等多种因素时,择其最省钱的办法,就是投入江中,于是就出现了上万头猪漂浮黄埔江的旷世奇景。此次事件的爆发,引发保险界对现行“生猪险”及衍生产品怎样的拷问?又带给政府和险企什么样的启示?

  黄英君:育肥猪是指以宰杀、出售猪肉为目的而饲养的猪,凡年出栏生猪一定数量以上的养殖户或养殖企业,可对一定体重以上的育肥猪投保。育肥猪保险将承保因自然灾害、重大病害和意外事故导致的投保育肥猪的直接死亡。这一险种仍以商业保险的形式存在,并且设置了生猪存栏量500头以上的高门槛。由于散养户饲养技术落后,生猪感染疫病死亡的概率相对较高,保险公司设置这样的高门槛也是出于降低经营风险的角度考虑。

  对于理赔,养殖户和险企皆有抱怨。目前生猪的“身份证”是扣在猪耳朵的“耳标”,上述陈姓养殖户说,很多生猪的耳标容易脱落导致丢失,理赔员无法鉴定猪的身份,猪死了也拿不到赔偿。

  黄英君:3月上旬黄浦江上游发生死猪漂浮事件,系上游一些养殖场为方便省事,把死猪丢在江里所致。投保了生猪养殖保险保驾护航,就能减少乱抛死猪现象。保险公司完全可以在保险条款上规定,采取就近深埋、化尸池化尸、焚烧等料理完死猪“后事”才可获得保险赔偿。

  业内人士指出,此次死猪漂浮事件,从侧面反映了目前散户养殖模式所蕴含的巨大风险。

  这给我们带来两点启示:第一,保险公司要加强与财政、农业和畜牧兽医等部门的沟通协作,形成与各部门的联动机制,弥补保险公司在人员技术力量方面的不足。充分发挥畜牧兽医部门在疫情防控、疾病诊治等方面的技术优势,加强对养殖户的养殖技术宣传与教育工作,尤其是使散养户规范化养殖,降低养殖户的养殖风险;第二,建立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长效机制。建立健全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奖补机制,引导和鼓励养殖场户主动报告、上交和无害化处理病死动物。要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尽快建立完善无害化处理体系。不断探索“政府补贴、商业保险”等无害化处理体制机制。充分发挥养殖专业合作社、龙头企业和社会化服务组织在合同养殖场户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方面的重要作用。

  转折点在于2007年保监会《国务院关于促进生猪生产发展稳定市场供应的意见》下发了《关于建立生猪保险体系促进生猪生产发展的紧急通知》。

  最后,加强对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相关法律法规的宣传教育工作。提高养殖从业人员的法律意识,按程序规范处理病死动物尸体。同时,采取多种形式广泛宣传随意处置、出售、加工和食用病死动物的危害性,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防疫意识和自我保护能力。对乱丢、乱抛、随意处置、经营加工病死动物的养殖户或从业人员进行严惩。基层动物卫生监督机构和村级防疫员要切实加大监管力度,要定期进行巡查,建立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举报制度,公布举报电话,鼓励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参与对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的监督。

  为何要抛尸?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