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欧元20岁 澳洲民粹主义崛起以后满载挑战

1月1日电
据欧联网援引欧联通讯社报道,2019年1月1日,欧元迎来“20周岁”。欧元20年的发展历程,挺过了全球金融风暴与欧债危机,成为了世界第2大流通货币。不过,随着民粹主义在欧洲崛起,欧元区前景或将再次迎来新的挑战。

原标题:右翼民粹势力横扫欧洲背后:难民涌入加剧发展不平衡

今天,欧洲金融把全球市场搞得人心惶惶。

据报道,欧元诞生于1999年1月1日凌晨,最初的欧元只是以电子交易形式,用于银行和金融交易市场。2002年,欧元纸币和硬币正式进入百姓生活和市场流通。

  当前的欧洲,似乎正被一股又一股的右翼民粹势力所裹挟。

5月29日周二,意大利金融市场终于引发“核爆”,股债齐跌。

年幼的欧元刚刚上路,其汇率便遇到了多次挑战,2008年的全球金融风暴,2009年的欧债危机,使得欧元地位一度遭受重挫。近年来,随着欧元区整体经济回升,欧元地位已渐趋稳定。

在9月9日的瑞典大选中,高举反移民、反欧盟旗帜的瑞典民主党获得大胜,得票率从上届的12.9%上升到17.6%。虽然由于其他政党都拒绝与其合作,瑞典民主党进入下一届政府的可能性不大,但它的影响力已不容小视。

意大利富时MIB指数五连阴,在开盘后不久便大跌超过3%,触及10个月新低;

欧洲央行表示,在欧盟28个成员国中,目前有19个成员国、超过3.4亿民众在使用欧元,使之成为仅次于美元的世界第2大流通货币。

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自2010年欧债危机以来,欧洲已有10个右翼(或极右翼)民粹政党成为执政党,进入了欧洲的政治光谱之中。甚至在德国这个由于历史原因对极右翼深恶痛绝的国家,也出现了德国选择党(AfD)这样的排外政党。

图片 1

当地时间2019年12月31日,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和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发布新年欧盟联合声明表示,欧元历经全球金融风暴和欧债危机挑战,业已成为团结、主权和稳定的象征,未来需要进一步巩固和推动欧元在国际货币市场的地位。

是什么让欧洲的右翼以及极右翼民粹政党在近十年以来迅速崛起?

随着投资者对意大利政局担忧加剧,意大利债券市场出现新一轮抛售浪潮,原因是意大利政局不稳定性持续发酵,投资者担心,如果意大利重新大选,五星运动党与北方联盟疑欧情绪或更加高涨,因此,周二投资者大量抛售意大利债券与股票。意大利两年期国债收益率因此大幅攀升。

欧元诞生之处,国际社会普遍认为,欧元有挑战美元的姿态,而今天的欧元已年满20周岁,美元依然独霸国际市场。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曾表示,现在正是欧盟在全球舞台上扮演更具影响力角色的时刻,他呼吁提升欧元全球货币地位。

右翼民粹主义席卷欧洲国家

图片 2

为了扩大欧元国际市场地位,欧盟计划将扩大欧元在能源、大宗商品和飞机制造等战略领域的使用,并要求能源合约以欧元计价,主张引入欧元计价的金融交易注册平台,并鼓励发展欧盟支付系统。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民粹主义在欧洲还只是星星之火然。但目前,欧洲已有10个国家的右翼(或极右翼)民粹政党进入政府。欧洲传统的价值观正遭受挑战。在欧盟的三驾马车“英法德”三国中,均出现极右翼割据一方的趋势,其中法国的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国民阵线”更是一度对法国大选选情造成了真实威胁。

受意大利股债双杀影响,欧洲股市一片惨淡。

权威人士分析认为,欧元要挑战美元地位绝非一朝一夕。首先起源于2015年的难民潮,使难民矛盾逐渐在欧洲社会尖锐化,促使欧洲各国民粹政党势力不断扩大。而力主接纳难民的德国总理默克尔面对民粹政党的崛起,导致她所领导的执政党在地方选举中接连失利,最终辞去执政党党魁一职。

“国民阵线”历史悠久,成立于1972年,活跃于法国政坛已有多年(今年6月1日起已改名为国民联盟)。回溯以往选举中对抗国民战线的历史,法国选民会形成一个所谓“共和国战线”的阵营,从左到右来反击极右势力。比如在2002年的法国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中,前任法国总统希拉克就获得了这种支持,法国选民打出了“宁肯把选票投给骗子也不投给法西斯”的口号。最终希拉克以绝对优势(82%)挫败了极右势力、反犹主义代表让-玛丽·勒庞(Jean-Marie
Le Pen)。

图片 3

意大利作为欧元区第3大经济体。2018年,意大利民粹政府上台后,始终强调要拿回货币及财政政策,并要求大幅度提高举债额度,一度与欧盟水火不容。虽然最终以双方妥协落幕,却凸显欧元区深化整合仍具有较大难度。看来欧元真正进入“而立之年”任重而道远,未来将充满了挑战和机遇。

然而,近年来由于其他党派候选人自身问题,这种“共和国战线”已被削弱。而“国民阵线”现党魁,玛琳·勒庞(Marine
Le
Pen)推出的反移民和打破建制的口号,以及同其父亲国民战线创始人老勒庞的干脆切割,也成功聚拢了人心。

意大利政局变盘来龙去脉

在欧盟人口最多的德国,欧债危机后刚成立的德国选择党(AfD)目前在欧洲议会中占有7个席位。在2017年的德国大选后更是一飞冲天,得票率从上届的4.7%猛增至12.6%,一跃成为德国政坛第三大党。该党主张德国退出欧元区,并强烈反对德国总理默克尔的难民政策。据最新民调显示,在原东德地区,AfD
的支持率已跃居第一(27%),超过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23%);在全德范围,AfD的支持率为16%,仅次于基民盟(29%)和社民党的18%。

据国君宏观团队整理,3月5日,意大利2018年议会选举,新政府的诞生,意大利中右联盟宣告解体(中右联盟中的实力派政党–力量党和兄弟党不参加联合政府组阁),使意大利政治格局发生新的变化,带来新的不确定因素。

如果从“战果”来说,英国独立党可能是欧洲民粹主义政党中最成功的一个
。成立于1993年的独立党主要政治纲领就是推动英国退出欧盟。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后,时任党魁法拉奇(Nigel
Farage)以已达成了政治目标为由,宣布辞职。独立党在2014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获得了20个席位;在2015年的英国大选中,获得了12.6%的选票,成为英国第三大党。在过去100多年里,英国政坛一直是保守党、工党、自民党“三足鼎立”,其他小党难成气候。但如今,英国独立党的迅速崛起改变了英国的政治版图。除了反欧盟之外,该党也反对外来移民。

组阁两党(“反建制”派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和极右翼联盟党)推荐的孔特放弃出任总理;总统马塔雷拉任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任执行理事卡洛•科塔雷利担任临时总理,组成看守政府。意大利力量党和其他中右联盟党派、五星运动党表示将不会支持由科塔雷利组建的政府,意大利政局不确定性再次上升。

同样反欧盟、反移民的意大利五星运动党目前是意大利政坛中最大的民粹主义政党,在欧洲议会中拥有17个席位,是英国独立党的“队友”,两党组成了“自由和直接民主欧洲党团”的核心。在2018年的意大利大选中,,“五星运动党”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分别获得133席(32.66%)和68席(32.21%),成为议会第一大党。

组阁两党——“反建制”派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和极右翼联盟党——都属于民粹倾向党派,引发了市场对于未来民粹倾向联合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性以及与欧盟关系风险的担忧。五星运动和联盟党可能在考虑:

“五星运动党”虽然是得票最高的党,但因席位没有超过单独组阁的标准线,又拒绝又其他政党合作,所以未能成为执政党。而该届大选的另一个赢家、现执政党之一北方联盟其实也属于民粹主义政党,在反对的移民立场上,两党立场十分接近。

要求欧央行免除QE购买的2500亿欧元的意大利国债;重新协商意大利对欧盟预算的资金贡献比例;

除了上述政党之外,奥地利自由党(执政、第三大党)、波兰“法律与公正”(执政、第一大党)、匈牙利青民盟(执政、第一大党)、丹麦人民党(在野、第二大党)、荷兰自由党(在野、第二大党)、瑞典民主党(在野、第三大党)、芬兰“正统芬兰人党”(在野、第三大党)等都是在欧洲颇有影响力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

寻求进一步减税、提高针对穷人的福利支出、终止2011年提高退休年龄养老金改革;

寻求修改条约以允许成员国退出欧元区。

解决难民问题是阻止极右翼关键

上述草案中第一条可能会使得意大利新政府与欧盟及欧央行的关系恶化,第二条措施会使得财政赤字进一步扩大并可能加剧依然高企的政府债务问题,而最后一条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则是市场最为担心的情形,但五星运动和联盟党在一份声明中对此已经做出否认。

欧盟虽然打着“团结互助”、“共同发展”的旗号,但由于各成员之间的经济基础不平等,统一的内部市场给各国带来的优惠也不平等。

意大利退欧指数翻了逾3倍

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2014年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自欧盟1993年成立以来,统一的市场对成员国的经济增长起到了积极促进作用。然而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受益最大的是欧洲第一大经济体德国。据估计,德国每年因欧盟内部市场获益370亿欧元,相当于每年人均450欧元;相比下,南欧国家的年人均获益明显较低,意大利为80欧元,西班牙70欧元,葡萄牙只有20欧元。

德国民意调查机构sentix周二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衡量欧元区崩溃风险的Sentix欧元区分裂指数升至13%,为2017年4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这标志着有13%的受访者预计,在未来12个月内,欧元区将会出现分裂。

利益分配的不均,加深了东西欧和南北欧之间的发展鸿沟,加上欧债危机之后,南欧各国失业率高企,又被迫实施财经紧缩政策,导致草根民众对政治精英统治的不满持续上升,越来越多的选民认为传统主流政党已不再能代表他们的利益。

图片 4

而近年来大量难民的涌入欧洲,由于文化、风俗习惯等差异激化了社会矛盾、使得社会治安恶化,又引发德、法、瑞典等西北欧发达国家民众的恐慌与不满,从而让欧洲民粹主义政党赢得了更多的选民。

不少分析人士表示,意大利的二次大选很可能将等同于一场退欧公投!罗马政治风险咨询公司Policy
Sonar主管Francesco
Galietti称,“选举事实上将会是对欧盟及欧元的一次全民公投,这对整个欧元区的存在构成威胁。”

要想防止极右翼势力继续壮大,解决难民危机无疑是重中之重。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9月12日在欧洲议会发表年度演说时提到,要从根本解决问题,须增加在非洲投资。当地经济改善,涌入欧洲的难民才会减少。

路透社指出,如果意大利民众在新的选举中对欧盟和欧元投下反对票,将会是欧盟自英国两年前公投退欧以来面临的最大挑战,还会引发对于欧元命运的质疑。负债累累的意大利是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这意味着与希腊经济危机相比,其对欧元构成更大的潜在威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