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延保疑为伪保险遭排查 或因消费者与险企脱轨

  蓝鲸保险
石雨  

  自年初独家披露“神州租车等汽车租赁公司涉嫌非法经营保险业务”后,上证报记者近日又独家获悉,监管部门正在全国范围内对“伪保险”进行全面风险排查,重点锁定对象是“延保系公司及类似机构”,目前已将相关通知下发至各地相关监管局。

  近日,蓝鲸保险获取辽宁保监局下发的一份文件,即《关于对跨区域涉嫌非法商业保险活动线索进行排查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显示,近期银保监会梳理了非法商业保险活动线索,对涉及辽宁辖区的线索,辽宁保监局要求各保险机构进行排查与关注。对此,辽宁保监局相关人士已向蓝鲸保险证实文件真实性。

  近期,据上海证券报报道,监管部门正在全国范围内对“伪保险”进行风险排查,重点锁定对象是“延保系公司及类似机构”,目前已将相关通知下发至各地相关监管局。

  延保即“延长保修”,目前市场上的延保服务五花八门——涉及手机、电器、物流、汽车救援等领域;服务提供商既有厂家、销售商,也有救援及维修公司等第三方,也有保险公司。业内人士爆料称,部分“延保系”公司及类似机构提供的延保服务,涉嫌非法经营保险业务,甚至涉嫌欺诈。

图片 1

  据蓝鲸财经了解,延保,即延长保修,消费者所购买的产品(包括有形产品和保险、服务等无形产品),在制造商提供的保质期和服务范围之外,由延保提供商提供延迟保修时间、或者延展产品服务范围、或者衍生服务的有偿服务。根据延保产品的提供商来分类,可分为原厂延保、第三方延保两种类别。

  针对此类“延保系”公司及类似机构,监管部门在此次排查中明确要求:各保险公司、保险专业中介机构要立即停止合作,并采取有效措施切实隔离风险,不得再与此类机构发生业务往来,防范外部风险向行业内传递。

  从披露的线索情况来看,主要涉及业外机构跨区域非法经营保险业务,违规行为包括境内违规销售境外保单、“团险转个险”、非法经营保险中介业务等。蓝鲸保险调查《通知》涉及企业发现,多数已经切断相关接口,客服电话取消、官网维护,甚至暂停相关业务。

  从保险领域来看,保险公司提供的主要服务是保险销售和保险理赔,但是,对于保险消费者来说,出险时的紧急救援、送到医院之后的医疗费用垫付、转运服务、亲属探望、精神损害抚慰服务等与保险服务紧密关联,但是又超出保险责任之外的服务,称之为保险延伸服务,也可以理解为保险的延保服务,即为保险提供配套服务。

  起底深圳“延保系”公司

  排查重点一:“境内销售、境外签单”,扰乱市场秩序、理赔有阻碍

  从2011年开始,深圳“延保系”公司制作并向公众销售“救援保障卡”,主要分两大类:一类只提供紧急救援服务,与保险无关;另一类将拖车、维修、紧急就医等救援服务与各类短期意外险或健康险等保险产品捆绑在一起,销售时常以“买救援、送保险”为噱头对外宣传。

  此次全国范围的风险排查,起因于监管部门对深圳“延保系”公司的大起底。

  《通知》共披露了6条关于全面风险排查的线索,其中半数涉及违规宣传销售境外保单的行为。

  虽然延保救援和保险都属于构建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与保险在性质上有一定区别。根据保监会对湖南省岳阳市工商管理局岳阳分局《关于财产保险范畴认定问题的复函》显示,财产保险所承担的是财产标的因危险事故发生而造成的损失,这种损失应当是由于不可预料的外力作用而产生的,“如果仅是基于标的物本身的性质因其使用所造成的自然磨损或损坏,则不属于财产保险的范畴。”

  据记者了解,深圳“延保系”公司通过与保险公司和保险中介机构合作的方式,以“延保系”公司为投保人、购买且激活“比比卡、救援卡、福利卡”等卡单的客户为被保险人,向保险公司投保意外伤害保险、重疾险、委托管理型产品等。这种合作模式存在较大的经营风险。

  分别来看,首先,康宏财富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宏财富”)被指采取“境内宣传、境外签单”的形式,变相销售境外保单的行为,主要销售产品为其股东的保险产品。据公开资料显示,康宏财富是香港康宏理财控股(以下简称“康宏控股”)在境内全资设立的第一家第三方理财中心,注册资本1000万元,此后分别在上海、深圳、广州等多地设立分公司。

  上海证券报报道称,此次全国范围的风险排查,起因于监管部门对深圳“延保系”公司的大起底。深圳延保公司核心人物付鹏于2010年在香港注册成立延保集团,2014年12月在深圳注册成立深圳科强创业创新技术推广服务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深圳强国创业创新应急救援服务有限公司),随后设立多家关联公司,并收购保险中介机构。

  据调查,深圳“延保系”公司的核心人物付鹏于2010年在香港注册成立延保集团,2014年12月在深圳注册成立深圳克强创业创新技术推广服务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深圳强国创业创新应急救援服务有限公司),后又设立多家关联公司并收购保险中介机构。

  据康宏控股官网显示,其目前主要提供保险顾问、强制性公积金咨询、资产管理服务等,旗下有保险经纪公司、保险代理公司,而其此次被辽宁保监局要求排查的子公司康宏财富,经营范围以投资咨询、营销策划、会议服务等为主,并未获批经营保险业务,但据其简介介绍,该公司拟打造一个包括保险、信托、基金等在内的优质产品库。

  上海证券报调查称,早期,深圳“延保系”公司与保险公司和保险中介机构合作,以“延保系”公司为投保人、购买且激活“比比卡、救援卡、福利卡”等卡单的客户为被保险人,向保险公司投保意外伤害保险、重疾险、委托管理型产品等。后期,深圳“延保系”公司在收取卡单销售收入后,用其中部分收入作为保费,以自身为投保人,将购买卡单的消费者和其员工混杂在一起,为其“员工”向保险公司购买健康保障委托管理型保险产品。

  从2011年开始,深圳“延保系”公司制作并向公众销售“救援保障卡”,主要分两大类:一类只提供紧急救援服务,与保险无关;另一类将拖车、维修、紧急就医等救援服务与各类短期意外险或健康险等保险产品捆绑在一起,销售时常以“买救援、送保险”为噱头对外宣传。

  蓝鲸保险拨打康宏控股官网客服电话,被告知“无此业务号码”,联系康宏财富咨询理财服务时,则同样被拒之门外。

  此外,上海证券报透露称,经监管部门进一步调查发现,深圳“延保系”公司并非个案。某些第三方机构把各类短期意外险、健康险、委托管理型等保险产品和其他服务捆绑在一起制作卡单,以保险为卖点面向不特定公众销售卡单,获取卡单销售收入和客户信息后,再用部分收入向保险公司投保。购买的客户人群众多,且对投保模式、保险责任等重要事项并不知情。监管部门认为,上述与保险产品捆绑的其他服务价值很低,或并无实际价值,此类机构涉嫌非法经营保险业务。

  据接近监管的人士透露,早期,深圳“延保系”公司通过其控制的保险中介机构,为“救援保障卡”购买人向保险公司代理投保意外伤害保险和重疾保险。后期,其在收取卡单销售收入后,用其中部分收入作为保费,以自身为投保人,将购买卡单的消费者和其员工混杂在一起,为其“员工”向保险公司购买健康保障委托管理型保险产品。

  同样因违规宣传销售境外保单行为被要求排查的是信和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以下简称“信和财富”),据了解,信和财富在全国开设466家分支机构,主要经营业务有P2P、股权投资、介绍客户赴港购买境外保险产品等。当蓝鲸保险致电信和财富时,其介绍称,自2017年5月已暂停理财业务。

  蓝鲸财经就“延保系”公司产品销售的问题采访了经济学家宋清辉,其指出,延保系公司销售的这类“伪保险”产品,虽然带
“险”字但却不是真正的保险。此类“伪保险”社会危害极大,不但涉嫌欺诈消费者“血汗钱”,而且还浪费了大量的社会资源,可谓“百害而无一利”。

  涉嫌非法经营保险业务

  此外还有台湾居民张云钧、彭建铭等人,以卓越家族办公室为名,在成都、杭州、北京等多个国内城市发展下线销售渠道,以讲座等活动名义在国内直接进行香港保单销售业务;同时通过卓越家族办公室公众号直接介绍香港保险产品,甚至推出促销方案。

  对于“延保系”卡单捆绑保险销售行为出现的原因,宋清辉向蓝鲸财经分析称,“一是与消费者对于保险产品认知不足有关,例如有些‘伪保险’产品一看就不是由保险机构开发和销售,消费者购买此类产品会面临缺乏法律保障的风险。二是与消费者在各类风险场景中和保险公司脱轨有关,导致给相关产业提供了可钻的‘漏洞’。

  监管部门进一步调查发现,深圳“延保系”公司并非个案。某些第三方机构把各类短期意外险、健康险、委托管理型等保险产品和其他服务捆绑在一起制作卡单,以保险为卖点面向不特定公众销售卡单,获取卡单销售收入和客户信息后,再用部分收入向保险公司投保。购买的客户人群众多,且对投保模式、保险责任等重要事项并不知情。

  据蓝鲸保险了解,卓越家族办公室为杭州首裕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裕经济”)旗下微信公众号,首裕经济在2016年11月注册,注册资本100万,主营业务包括各类信息咨询,由自然人李思思全资控股,监事为张云均。目前,该公众号已无内容显示。

  此外,上海证券报还在报道中透露,对于排查行动,监管部门要求各保险公司、保险专业中介机构对与“延保系”公司及类似业外机构的合作情况开展全面排查,高度关注被保险人数量较大、保全变更频繁的团险业务。如发现存在类似合作或业务,必须彻底查清案情,着重掌握未决赔案等可能损害消费者权益、引发风险的情况,立即停止合作并采取有效措施切实隔离风险,不得再与此类机构发生业务往来。并将摸排结果、存量风险、所采取的措施等上报至当地相关监管局。(蓝鲸财经
石雨)

  监管部门认为,上述与保险产品捆绑的其他服务价值很低,或并无实际价值,此类机构涉嫌非法经营保险业务。

图片 2

责任编辑:张琳珮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监管部门还曾接到群众举报,一些搬家公司以提供“延保保险服务”的名义,向消费者额外收取费用。这些搬家公司提供的“延保保险服务”的运行原理与一般保险业务并无本质区别,但它们既无经营保险业务的资质,提供的保险服务又未经审核或备案,就直接向消费者收取“保险费”,同样涉嫌构成非法经营保险业务。

  事实上,2016年以前,内地居民赴港购买保险一度成为热潮,诸多境外保险机构在境内设立财富管理、咨询公司,或与境内保险中介机构、财富管理公司进行合作,违规以“境内宣传,境外签单,境外承保”的形式变相销售境外保险产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