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3.com(365bet体育在线)】香港重疾险真的便宜吗:低25%左右 条款有侧重

  本报记者 邓雄鹰 上海报道

  本报记者 邓雄鹰 上海报道

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到过,保险公司作为独立运营、自负盈亏的企业,是要承受破产风险的。但是其破产倒闭牵连到普罗大众的切身利益,因此监管方面会更加严格、国家的调控和兜底措施也更完善。

  在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一只蝴蝶漫不经心地扇动了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一场风暴。保险销售中一次常见的误导,此后可能需要大量消费者为之买单。

  如果说打飞的去香港购物已经out了的话,打飞的去香港买保险正在成为一种新的时尚。

那么保险公司自身是如何通过盈利来实现财务健康,规避“倒闭”的命运,甚至给保单持有人派发红利的呢?

  在对影响重疾险保费的几大因子进行详细测算后,普华永道中国精算服务合伙人金鹏近日得出了一个令人深思的结论:不是此前普遍认为的佣金、不是费用,也不是投资收益,而是退保率最大程度影响了内地重疾险定价高低,现金价值差异、重大疾病发生率不同则紧随其后。

  8月29日,香港保险业监理处公布,上半年向内地访客发出的新保单保费达101亿港元,创历史新高,占期内个人业务新造保单保费546亿港元的18.4%。其中,香港重疾险保险产品由于覆盖病种广、保费相对更低或者移民需要等原因,吸引不少内地居民打“飞的”前去购买。

保险公司的产品定价和盈利主要由“三差”决定,即死差费差利差,除此之外还有退保率及其他因素带来的影响。

  金鹏说,此分析对于不同公司、不同产品,以及对不同的假设调整顺序,结果会有所不同。但他认为,该分析至少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视角,即业务品质不仅影响公司利润,最终还会通过定价调整反映到保费上来。

  在一家财富管理公司工作的张宁(化名)同时购买了两地的保险产品,比较之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她认为,“香港的一些保险产品的确更便宜,但内地购买、理赔都更方便,各有各的好处。”

保险公司凭借对大数据的分析和对自身投资、运营能力的了解,估算出产品的风险成本、投资收益和内部消耗,从而制定产品价格、利润共享。

  进行这种定价比较的大背景是内地居民赴港买保险趋势日盛。8月29日,香港保险业监理处公布,上半年向内地访客发出的新保单保费达101亿港元,创历史新高。自2009年开始,内地客在香港购买保险的新单保费规模每年都超过40%的速度增长。

  李伟(化名)给自己和爱人都购买了重疾险保单,但他至今都不知道两地保险的重大疾病到底有哪些区别。

死差——发生率

死差即公司设计产品时所使用的预期死亡率(发病率、赔付率等)与实际死亡率之间的差异。大家都知道,保险标的是系统风险,作用是转移风险。那么风险的发生率便是整个保险产品估价的基础。

假设公司在产品定价时使用过去十年的统计数据0.5%作为死亡率,而实际经营中发现近年来医疗条件进步,死亡率降低到0.2%,那么公司可通过“死差益”获得利润。

*投保小tips

1)内地和香港的重疾险使用的发生率表不同,死亡率和重疾发生率略有差异,因此产品定价也因”预期发生率”而有高低之分。

2)除此之外,某些多重赔付型的重疾险为了降低赔率,会故意将发生率高的疾病列为一组,而每组仅有一次赔付机会。在选择重疾险时应注意规避此类产品。

  9月20日,21世纪经济报道“最保险”周刊曾推出“香港保单”专题,对香港和内地保险产品的价格、保障范围进行了详细比较。本文将着重探讨哪些因素会导致两地保险定价的差异。

  有保险经纪公司人士认为,重大疾病保险动辄缴费20年,年缴数千元甚至上万元,是一笔非常重要的投资,投保人需要尽可能利用各种资源来审视即将购买的保险,不管是在香港地区还是在内地购买大额保险,都需要仔细阅读条款,香港同样存在保险销售误导和理赔纠纷。

费差——行政运营费用

费差即公司预期的运营行政费用与实际支出之间的差异。运营行政费用包括维护和管理保单所需的人工费用、IT建设费用等等。

假设A公司往年的运营费用是10%,今年开始,公司推广了无纸化保单销售模式,节省了纸张和人工管理保单的费用,大大缩减了实际运营和行政支出,费率仅剩6%,公司通过“费差益”赚得利润。

4503.com(365bet体育在线),  退保率高低之辨

  而他本人则选择了在内地购买,他认为购买重疾险保单要综合考虑几个因素,价格虽然是重要考虑因素,但潜在风险如汇率风险、诉讼风险、公司倒闭风险等都不容忽视。此外,如果在香港购买保单,会牺牲便利性和时间,而增加时间成本。

利差——投资能力

利差即公司预期的投资利润和实际利润所得之间的差异。

假设A、B两保险公司在设计产品定价时,均以5%的收益率为标准。而今年投资策略不同,A公司投资团队看好房地产项目,决定将资金池中50%的资产放在房地产上。

B公司投资团队则认为房地产市场会滑坡,投资占比仅为10%。

由于政策的原因,今年房地产投资市场一片大好,A公司的投资端通过房地产项目使总收益超过预期,公司通过“利差益”赚得利润,在公司良好运作下,该年度红利实现率达到100%。

B公司因为错过房地产投资的风口,总利润未能达到预期,导致B公司该年度的红利实现率受到影响。

*投保小tips

在选择储蓄类产品时,我们不光需要对比产品,有时也需要对其公司背景有大体了解,比如公司的偿付能力是否足够,投资是激进派还是保守派,红利实现率如何,综合来评判一家公司的投资能力和安全性。

  保险公司销售一张长期保单的获取成本包括业务管理费、佣金支出或手续费等。无论在香港还是内地,保险公司都需支付这些基本费用,尤其以最初的两年支出最高。

  那么香港地区和内地的重疾险到底有哪些区别?香港保单真的有如此吸引力?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比较了多份香港和内地保险保单的基础上,通过大量访谈理财规划师、再保险公司、寿险公司、经纪公司,推出重疾险专题,试图解答投保人的疑问。

脱退率——续保情况

许多朋友在买完保险之后会发现自己被误导销售,买了不适宜自身状况或者不理想的保险产品,此时发现退保却是一件折损很大的事。

对于客户而言,重疾保单初期退保现金价值为0,退保几乎血本无归。

对于保险公司而言,经营一份保单需要付出风险成本、管理费用和代理人佣金,因此保单前几年处于亏损倒贴状态,如果客户此时退保,则会使亏损定局。

*投保小tips

保险业目前仍处在高速发展阶段,发展则必然带来销售人员的扩张,扩张则一定程度上无法保证从业者的质量,导致误导销售、夸张和瞒报,退保率高企不下。

无论对于行业的健康发展还是客户的个人,损失都是极其严重的。

选择一个专业负责、站在客户角度分析问题、为客户争取利益最大化的代理人,对客户和公司都具有正向积极的作用。

  在内地,一份20年期交每年缴费1万元的保单,保险公司第一年给中介公司手续费相当于一年保费的80%-100%,即1万元左右,代理人虽然佣金率相对中介渠道低,但第一年佣金也达35%左右,第二年约20%左右,加上用工成本、费用率、销售竞赛奖励等各项支出,第一年的保单获取成本大多超过80%。

  香港保单便宜25%左右

  普华永道选取了香港和内地共5家大型寿险公司作为样本进行比较,结果显示综合成本(佣金和费用)最低的三家公司中有两家是内地公司。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比了多张内地和香港地区的重疾险保单后发现,香港保单和内地保单很多设计思路并不相同,不容易比较。例如对于男性投保人,香港保单分为吸烟者和非吸烟者,内地保单并没有针对此进行分类;在保障的多样性方面,两地保单也不太一样。

  金鹏说,对比佣金成本(包含直接佣金及间接佣金),香港并没有较内地有明显的优势,甚至由于较高的首年佣金支出及较长的佣金支付期限,佣金成本要略高于内地。这说明从费用假设来看,香港保险公司并没有体现出明显的优势。不过每个公司的情况都不一样,经营管理欠佳的小型公司经营费用可能会高于香港同业。

  为了使比较更具说服力和可比性,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选取了同一家国际性保险公司A公司分别在香港地区和内地出售的重疾险保单进行了比较。

  从退保率来看,情况则反过来。普华永道选取的两地大型保险公司终身险产品进行比较,第一年内地退保率超过20%,香港略高于10%,直到第四年,两地的退保率才趋于一致。

  例如,同样是30女性投保A公司香港区域出售的这款重疾险,年缴保费3273美元,共缴费18年,基本保额1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92.19万元);如果其购买内地保单,年缴保费8184元,共缴费20年,基本保额16.368万元。将之换算成同口径,该香港保单每元保费对应的保额为2.55元,该内地保单每元保费对应的保额为1.47元,香港保单保费便宜近27%。单从价格来看,香港保单略胜。

  但在保险期间的前几年,内地的退保金会明显高过香港,记者对比5份内地和香港的重疾险保单(请参考图表)发现,由于是保障型保险,两地的保险前几年的现金价值都很低。其中三份香港重疾险保单前两年的现金价值均为零,第三年现金价值也非常少。例如一份年缴保费3198美元的香港保单,第3年的现金价值为300美元,仅为所交保费的3.1%,而一份年缴保费8738元的内地保单,第一年的现金价值560元,第三年末4120元,为所交保费的15.71%。

  在保障责任丰富性上,该内地保单更胜一筹,除涵盖重疾责任,还涵盖了全残、烧伤、重大自然灾害等保险责任条款。

  退保率高、前期相对较高的现金价值是影响保费非常重要的原因。以内地某终身重疾险为例,通过对影响保费定价因子的敏感性分析,观察到退保率假设和现金价值的影响最为显著,这两个因素的影响可占到保费差异的三分之二左右,重疾发生率占保费差异的约三分之一,金鹏分析认为。

  从保障的病种和范围看,香港保单再次占了上风。该香港保单可以承保53种严重疾病、2种非严重疾病、1种早期危疾及女性原位癌,该内地保单承保责任则包含8种第一类重大疾病和34种第二类重大疾病,总42种。

  此分析对于不同公司、不同产品,以及对不同的假设调整顺序,结果会有所不同。但他认为,该研究至少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视角,即从整体来看,重大疾病发生率、佣金高低并不一定是两地保费差距的最重要原因。业务品质不仅是影响利润,由于公司的利润率要求,业务品质最终会通过定价调整反映到保费上来。

  不过,令人振奋的是,以往内地重疾险保单中往往会排除的原位癌,在这份保单中被视为次严重疾病,给予赔付20%。随着竞争加剧和寿险费率市场化改革的加快,内地保险公司和香港保险公司的保障病种差距不断缩小。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发了能够承保原位癌、非严重疾病,并可分类给付的重疾险产品,近期也有内地公司开发了能覆盖60余种重疾风险的新产品。

  此次没有纳入投资收益因子,金鹏称主要考虑几点:保障型重疾险对投资收益的敏感度相对有限;二是过去5年实际收益率(总投资收益/平均可投资资产)看,香港寿险公司的收益率高于内地,但投资收益具有不确定性,随着内地保险资金投资渠道放开,投资收益也在逐渐提升。

  一家寿险公司总精算师认为,客户不应该过度关注病种数量。事实上,行业协会定义的25种重疾已经涵盖了绝大部分发生率较高的重大疾病,其中前6种在重疾发生率中占比达到八成以上,这部分重疾的风险保费最高,最影响保费,在此基础上承保40种重疾还是50种重疾,对于保险公司的成本增加只有1%左右,微乎其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