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辜被追尾为何赔钱更多 无责该不该赔偿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9月26日 11:30 《理财周刊》

  类似林先生的遭遇,近一年来很多人都遇到过,媒体相关报道比比皆是,据《人民日报》报道,北京德润律师事务所的刘家辉律师也因为被类似这般“折腾”后,正组织一场全国范围内的交强险征集听证授权委托书活动,矛头直指交强险的“无过错赔偿”条款,并得到全国很多车主的支持。

  “因此,财产保险业、地方保险行业协会及有关监管部门应该正确解读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以避免行业损失。”李滨说,“作为以道路交通安全法为依据之一而制定的简称交强险条例,自然也不能够违背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责任承担原则。”

  对此,保监会认为,客观而言,《道交法》与《条例》的上述规定,与通常的民事责任承担方式存在很大区别,与《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三条规定的无过错原则也不尽相同。究其原因,交强险制度是一项法定保险制度,在价值追求、制度设计、运作方式上均不同于一般的商业保险,在我国也是出于探索阶段的一种制度安排,不能简单套用一般民事侵权法或商业保险的规定与做法。

  五问:“无责赔偿”的“经”是不是念歪了?

  在吴冬看来,财产损害部分不应该是属于交强险的范畴,而属于商业保险的范畴,交强险就应该集中体现保障人身伤害赔偿。

  另外,保监会在回函中对“客观而言,《道交法》与《条例》的上述规定,与通常的民事责任承担方式存在很大区别……”的这段表述,李滨认为,从保监会的上述坦承来看,等于变相承认了,交强险关于机动车之间的无责赔付,是没有民事侵权法及商业保险的法律依据的。

  中国人民大学一位著名的民法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2003年10月28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通过的‘道交法’第七十六条强调了保险与侵权赔偿的关系,当时出于对保护交通事故的弱势方即对人生命的尊重等考虑,在该条第二项明确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责任’,就此明确了这一领域的‘无过错赔偿’或‘无责赔偿’原则。”

  

  他继续指出:“该条第一项同时明确规定,即‘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责任;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这显然是‘过错赔偿’原则。”他说,可能还有更多人忽略了该条的其它明确表述,如“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机动车驾驶人已经采取必要处置措施的,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责任”,“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责任”,而这些可能恰恰是造成前述“尴尬”的原因。

  吴冬说:“交强险中出现的这种尴尬,实际来源于立法的问题。”从这一点来说,李滨的建议函实际效果不会很大,因为《道路交通法》是人大制定的法律,保监会没有权利对它进行修改。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李滨在给保监会的建议函上,详述了《民法通则》的规定。他认为,《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三条的规定在民事侵权领域确立了人身损害(不包括物的损害)的无过错责任的侵权赔偿原则。而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同为高速运输工具的机动车与机动车之间法律地位是平等的,其相互之间在民事责任的承担上,自然应该按照过错原则来承担各自的侵权责任。

[上一页] [1] [2] [3]

  “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或行人发生交通事故的赔偿原则,与机动车之间发生事故的情况不同。”李滨分析认为,根据《民法通则》第123条规定,作为高速运输工具的机动车,与非机动车或行人之间相比更具危险性。机动车作为道路交通参与者中的强者,与非机动车和行人这些弱者相比,自然应该承担较多的注意义务。所以,当机动车与非机动车和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时,对机动车一方应实行无过错原则。

    相关报道:

  另有专家指出,“问题刚好出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中,这个条款的的第五条明确规定‘交强险合同中的受害人是指因被保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遭受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人,但不包括被保险机动车本车车上人员、被保险人’,而消费者只要认同这一条,那么他在法律上就完全处于被动地位,等于认同了有关利益部门有意无意导演或被导演的,把‘无责任赔偿’延伸到机动车与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的领域,极大‘延伸’了其‘内涵’,而至此,这个实为行业内的‘霸王’条款,其实已与《道交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甚至“国务院法制办、保监会负责人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答记者问”等文件内容在各说各话了,在一定程度上,公众的利益与法律的尊严也就此被以强制的名义‘悄然伤害’”。

  查阅更多精彩

  律师建言:交强险中有关被保险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无责任方无条件地在400元的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是没有合同和法律依据的。

  “交强险引起如此之多的争议,自然把作为直接监管者的保监会推到了风口浪尖。承担行业监管的角色,保监会本来应该是公众利益的捍卫者,为何却让很多人觉得监管者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呢?”来自北京某著名高校的分析人士说。

  在给保监会的这封建议函中,黑龙江高盛律师集团事务所律师李滨认为:“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已经购买交强险的无责任方,也要承担无责赔偿400元的做法与法律相悖。”

    交强险费率浮动明降暗升
成为美丽的陷阱

理财文章,请登录第一理财网(www.Amoney.com.cn)

  但保监会认为,交强险条款关于无责赔付的规定及相应的费率厘定,完全符合《道交法》及《条例》的规定,也不违反《保险公司管理规定》规定。作为交强险业务监管部门,依据现行《条例》及其上位法《道交法》的相关规定审批交强险条款费率是保监会的法定义务与职责。

  据人民网6月5日的报道,南京市民林先生的车子正常停放在小区车位上,被别的车子不明不白刮了,但最终处理结果是有关方面说,由于交强险的原因,他要向对方车主赔付四百元损失。“他撞了我还要我给他掏钱,这算哪门子的道理?!”,林先生有点愤怒了。他得到的进一步解释是,“按照2006年7月1日起实行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规定,机动车在发生交通事故时,没有过错的一方要向对方赔付四百元限额的财产损失,就是人们常说的‘无过错赔偿’”。

  复旦大学保险系主任徐文虎教授认为,交强险“无责也要赔偿财产损失”的规定,来自于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出台这个政策初衷是以人为本,为的是保障行人、骑车人或者司机的权益。”徐文虎说。

  对于李滨上述提出的质疑,保监会在回函中给予了否定。李滨昨晚在电话里告诉本报记者,保监会在回函第一段即明确表示:交强险条款制定与费率厘定的直接法律依据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下称《条例》)。《条例》系国务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下称《道交法》)第十七条制定并发布的行政法规。

  如此看来,要比较全面的解决目前交强险所面临的各种“难堪”,有关主管部门出一份权威的法律解释也是较为必要的。

  交强险推出不到3个月,由“无辜被追尾为何赔钱更多”的案例而引发的争议甚至诉讼,密集地出现在北京、上海、南京、哈尔滨等多个城市。无责赔偿,一个新的名词,体现着新道路交通法以人为本的精神,体现着交强险让全社会受益的原则。然而,在现实执行中遭遇到种种尴尬。

  北京保险律师李滨有关“交强险无责赔付没有相关法律依据,应重新厘定交强险费率”的建议,近日得到中国保监会正式回应。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