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3.com(365bet体育在线)生命人寿和安邦保险样本:险企的激进与隐患

  大智慧阿思达克通讯社1月23日讯,大智慧通讯社获得一份银保同业交流数据显示,十大银保巨头2014年银保新单规模保费达到4283亿元,其中中国人寿(601628.SH/02628.HK)以779亿元、华夏保险以656亿元和安邦保险以622亿元的规模位列前三甲。

  ⊙记者 黄蕾 卢晓平 ○编辑 孙忠

  每经记者 黄俊玲 发自北京

  虽然除了四大上市险企之外,保监会尚未公布2014年的各大险企保费数据,但作为众多险企主要销售渠道的银保渠道率先晒出了成绩单。不过大智慧通讯社获得的该份数据显示,在上市公司中,只有中国人寿和新华保险(601336.SH/01336.HK)银保规模保费数据位列10名以内,新华保险以312亿的规模排在第六。

  在主业保险行业,连“第一梯队”都尚未挤入的生命人寿和安邦保险,连日来却成了资本市场的举牌大鳄。从农产品到金地集团再到金融街,生命、安邦毫不掩饰其不计成本吸筹的“庞大野心”。

  春节前夕,保险行业2013年保费收入的官方“成绩单”如期公布。相较往年,2013年寿险公司的成绩单有了更多看点。

  数据显示,除了中国人寿排名第一之外,银保“黑马”险企华夏保险(较2013年增长103%)和安邦保险分列二、三位成了一大亮点。此外,银行系险企老大中邮人寿位列第十位,而且出现了负增长,其2014年银保市场新单规模保费为193亿元,同比下滑16%,这是中邮人寿成立6年以来首次出现年度负增长。

  在二级市场的明争暗斗,仅仅掀开了两家险企近年来激进扩张的冰山一角。无论是保险产品端、投资端还是业绩端,他们所呈现出来的“另类”姿态,不仅令同业费解猜疑,更为其持续经营埋下隐患。

  细心的人士会发现,与以往有所不同,2013年人身险保费收入的统计口径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从2013年5月开始,保监会在往年的“原保险保费收入”一栏外,新增“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交费”两个统计标准。正是这一微妙的变化,使得外界能对保险公司2013年真正的“江湖地位”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不过多位业内人士告诉大智慧通讯社,所谓银保新单规模保费的数据,与保监会公布的保费数据并非同样的概念。以华夏保险为例,2014年银保新单规模保费高达656亿元,然而根据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1月原保费收入为29.6亿元,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却达到623亿元。

  在眼下被投资、地产系资本充斥的保险行业,生命和安邦绝非孤立样本。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保费收入统计标准的细化更能反映出目前各人身险公司的经营
“策略”。比如,2013年哪家公司在卖保障型产品,哪家公司在忙着“冲规模”……多家公司“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井喷的背后,很有可能是:这家公司去年万能险卖得太好了!

  分析人士指出,虽然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被计入规模保费之中,却不在保监会原保费的统计口径范围内,从2013年5月开始,人身险保费收入的统计口径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保监会在往年的“原保险保费收入”一栏外,新增“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交费”两个统计标准。

  现金流可持续性之考

  23家险企吸金超100亿

  一位大型券商非银金融分析师向大智慧通讯社表示,保险公司“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其实就是万能险未计入保费部分,不过虽然万能险一部分保费未计入原保险保费收入,但其对偿付能力的影响并没有因此而改变。

  在争抢金地集团事件上,并非只有生命和安邦两家保险公司在战斗。

  根据新会计准则的要求,“原保险保费收入”已不再是人身险行业及公司所有保费收入的笼统概括,而是指传统险及通过保障风险测试的分红险及万能险的保费收入部分。通常来说,分红险能被计入保费收入的比例远远高于万能险,而在银保渠道和2013年火热的网销渠道销售的短期万能险产品,能被视为保费收入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没有通过风险测试的万能险和分红险的投资收入部分(一般多为万能险),则不被视作保费收入,而被列入“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投连险则按独立账户进行新增交费统计。

  华夏保险也在2013年年报中指出,万能保险既承担保险风险又承担其他风险,对保险风险部分和其他风险部分进行分拆。分拆后的保险风险部分,按照保险合同进行会计处理;分拆后的其他风险部分,收到的规模保费不确认为保费收入,作为负债在保户储金及投资款中列示。2013年华夏保险保户储金及投资款净增加额
325亿元,但原保费只有38亿元。

  记者在查阅金地集团一季报后发现,除生命人寿、安邦财险和安邦人寿之外,在其十大流通股东中,华夏人寿、天安财险也赫然在列。

  为了反映这种变化,保监会从去年5月开始,在往年的“原保险保费收入”一栏外,新增“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交费”两个统计标准。这种变化,更加详细地暴露了保险公司的吸金能力。

  不过高度依赖于银保渠道的中小型保险公司不论是从银保保费规模,还是银行网点资源等方面,都需要付出比较高的成本以获取和维持市场份额,虽然华夏保险银保新单数据非常漂亮,但由于本身银保渠道的保单价值率较个险渠道低,截止2013年年底,华夏保险未能实现盈利。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几家保险公司存在一定共性:近年来保险业务收入增速较快。尤其是生命、安邦、华夏这三家寿险公司,在银保渠道、投资理财型保险产品上一路高歌猛进。

  说得简单一点,“原保险保费收入”、“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和“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交费”这三项合计才是保险公司真正的“吸金”能力:即俗称的“规模保费”。

  2014年2月,保监会发布了银保新政,不少高度依赖银保渠道的险企受到较大的打击。当然在业内人士看来,银保新规对有银行股东背景的银邮系保险公司较为有利,此外传统大型保险公司和以价值为导向的外资公司受银保新规的影响比较有限,争夺银保渠道成了不少险企维持市场地位或者弯道超车的途径。

  保监会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生命、安邦、华夏这三家寿险公司分别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2224283.97万元、136817.47万元、376404.15万元,分别实现“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4854621.28万元、820747.42万元、3319788.3万元。

  比如,以保监会公布的“原保险保费收入”数据计算,2012年原保险保费收入过100亿元的寿险公司仅有11家(含国寿存续);2013年原保险保费收入过100亿元的公司也仅有12家,不过,由于2013年多公布了
“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和“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交费”两项指标,曾被视作小公司的,原来已经做得很大了。

  比如2014年银保新单规模保费排名第三的安邦保险,就在2013年来频繁举牌上市银行,如招商银行(600036.SH/03968.HK)和民生银行(600016.SH/01988.HK)。一位安邦保险资管公司人士就曾对大智慧通讯社表示,举牌的原因包括为了获得更多的话语权,为公司拓阔银保渠道。

  两组数据透露出三家寿险公司在产品结构上的趋同性。2013年保监会细化保费统计口径:传统险及通过保障风险测试的分红险及万能险的保费收入部分,至此被纳入“原保险保费收入”;而没有通过风险测试的万能险和分红险的投资收入部分(多为万能险),则不被视作保费收入,而被列入“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

  比如,以往年公布的“原保险保费”收入计,2013年原保费收入仅1.16亿元的正德人寿无疑是一家小公司,然而其
“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一项却高达114亿元,跻身中型公司之列;此外,2013年华夏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仅为37.6亿元,相比2012年的原保险保费58.7亿元甚至是下滑的,不过,华夏人寿2013年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一项,竟然高达331.9亿元,按
“规模保费”计算,2013年华夏人寿足以排进行业前10名。

  2014年十大银保巨头新单规模保费数据如下:

  从以上数据不难看出,这三家寿险公司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数据远远超过了“原保险保费收入”,两者甚至相差数倍之多。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发现,以“规模保费”计算,2013年“规模保费”超过100亿元的人身保险公司有23家(含国寿存续),跻身百亿俱乐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