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诺易主中民投 民资外国资本国资热捧再保障证件照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欧阳晓红
中再的故事讲起来有点长,但那不影响它的投资价值。

票选好银行:由新浪网主办的“2015(第三届)银行业发展论坛”定于7月9日在北京举行。作为年度盛会的重头戏,“第三届银行综合评选”正火热进行中。欢迎投票!

  欧阳晓红

  “就再保险细分行业来看,它依然是一个不错的投资题材。”3月17日,一位在2007年错过中国再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再”)上市承销商选聘,期待2015年入围的投行人士说。

  本报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似乎近期的中国再保险市场已被民资、国资等“引爆”。

  这天,上证综指一度站上3500点,创出近7年新高。A股市场情绪高涨,国内惟一再保险股却可能不会选择A股市场IPO。

  作为唯一一家国有再保险公司,中再集团今年在港上市已板上钉钉。

  已递交赴港上市申请的中国再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再”)不无承压。其于港交所披露的聆讯前资料暗示,新进入公司成为其竞争对手,再保险市场的竞争更为激烈。

  如无意外,中再或在2015年下半年赴港上市;为铺路上市,其已于去年底将旗下中国保险报移交至中国保监会。消息人士透露,拟上市的中再不准备引入战略投资者,且融资规模不会很大。这似乎更显出中再作为内资惟一再保险概念的稀缺性。

  本报记者独家获悉,中再集团已列入拟在H股上市名单上。与保险公司上市之前都大张旗鼓、全球路演不同,中再集团本次H股募资不会吸引战略投资者,募集资金量也不会很大。业内人士认为,现在资本市场交易火爆,再加上其两大股东是中国财政部和中央汇金,作为纯国资控股的再保险集团,中再香港融资用不着海外战投参与配售了。

  再保险牌照变得炙手可热。不只是多家民资觊觎中国再保险市场,国资也“疯狂”;眼下,外资再保险也在紧锣密鼓推进入驻中国市场事宜。

  不过,这种稀缺性很快会被打破。社会资本集结号正踊跃进入再保险领域,诸如泛海控股、前海金融控股等。另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人寿、中国人保也在酝酿筹建自己的再保险公司。社会资本、股份制再保险公司能否撬动固有的市场份额不得而知,但对中再而言,至少那是一个压力信号——没有谁可以永远“垄断”再保市场。

  “在沪港通南下资金日益增加的背景下,很多国内券商选择到H股上市,比如即将上市的华泰证券,我们发行的内企赴港上市打新人民币私募基金即将结束,都是超额认购,现在内地投资者对香港市场打新热情很高。”5月25日,上海一家大型财富管理公司负责人透露。

  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民投”)下属海外投资平台中民国际——斥资22亿美元购得的思诺保险获中国保监会批准设立中国办事处。“中国作为世界上第五大保费收入的国家,我对这个市场非常有兴趣。”8月14日,美国思诺保险集团CEO艾伦·沃特斯(Allan Waters)告诉经济观察报,目前还在争取各种监管部门批准的过程中。他预计,收购项目年内可完成交割。

  “目前融资对中再而言并非最重要,公司资本金很充裕;完善治理结构,塑造国际形象也是赴港上市的核心目标。”一位中再内部人士称。此话或许间接解释了中再选择H股IPO的原因——旨在提升国际影响力。

  中再四季度登陆H股

  不过,硬币的另一面是:中国再保险公司总资产较直保公司甚至资管公司的波动性更大。“这可能与再保险受国际市场的影响较大有关,因为要分保出去。”8月20日,一位接近保监会人士分析。

  缘何不引战投

  如无意外,中再集团将在四季度登陆H股。

  尽管0.46万亿的再保险公司总资产占保险行业总资产之权重不过4%,但在再保险资产中,中再占比逾三成。一则,后来者撼动中国再保险市场格局不易;二则,再保险市场风险管控不易。

  这种不引进战投的做法,乍看让市场觉得有些奇怪,中再则自有盘算。“某些时候,被引入中国公司的战略投资者,更多是为了两三年间股价翻番后赚取差价后退出,并未带来真正的战略价值。”一位接近中再高层人士称。

  5月26日,本报记者在一只名为东方汇智-金数街6号的私募资管产品介绍中注意到,中再集团H股IPO列在该基金打新的名录中,募集截止日为8月18日。该基金以基石或锚定投资的方式,在香港市场投资即将发行上市的一篮子股票,目标是获得IPO发行价和二级市场价格之间的价差,拟投资标的有:华泰证券、华融资产、国联证券、联想控股、中再集团、环球医疗等;计划期限12+3个月,通过QDII资管计划通道参与香港市场新股IPO、定向增发。若投资收益<8%,投资者可获取全部投资收益;若投资收益>8%,投资者可获取超额收益部分的80%(管理人20%)。

  而见诸报端的再保险市场主体多元化大势已搅动一池春水,可能的潜在风险亦若隐若现。

  再进一步看,一位资深业界人士称,中再需要那种业务上能提供互补合作的战略投资者,最好是国际再保巨头;可那样的话,大家又在同一市场竞争;此外,在国内看,符合条件的战投也较少,因此,战投并不好找。

  中再集团整体上市的消息曾多次传出。今年3月,原计划上半年完成上市计划的中再集团,将上市时间延后,由于承销商的选聘程序尚未有最终结果,因此将在第四季度完成赴港H股上市计划。

  思诺易主中民投之后

  其实,关键在于中再目前不缺资本,引入战投的动力不大。这也是为什么中再的净资产收益率(ROE)表现一般——资本金太大了,尽管其近年的利润水平较高,连续四年盈利。

  中再集团最新年度工作报告显示,2014年(未经审计)中再集团合并保费规模为737亿元,同比增长9%;合并账面投资收益83亿元,账面投资收益率6.65%。合并税前利润71.1亿元,同比增长65.70%;合并ROE为10.5%。与此同时,上半年,中再集团为加快上市进程,将其旗下六大业务板块(财产再保险、寿险再保险、财险直保业务、保险资管、保险经纪业务、保险报业)中的中国保险报业务划拨给中国保监会。

  尽管国际买家不只一家,但思诺保险还是把橄榄枝抛给了中民投。

  公开资料显示,中再是由财政部和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发起设立,注册资本364.08亿元人民币,系中国唯一的国有再保险集团公司。

  中再集团官网显示,从去年开始到今年初,其动作频频,2014年3月中再集团给中再资产管理公司增资至5亿元,去年12月,中再财险的注册资本由95.32亿增至100.3225亿,今年1月,中再资产管理公司在香港设立中再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港元。而中再集团目前注册资本为364.08亿元,其中财政部持有15.09%的股份,中央汇金持有84.91%的股份。

  思诺保险集团CEO艾伦·沃特斯透露,除中民国际之外,还有其它公司向其发出收购邀约;基于资源互补优势等考量因素,思诺最终选择了中民国际。

  不过,资本金高并不意味着中再不想融资。放眼长线,考虑长远规划,中再希望成为国际排名靠前的再保险集团公司,这需要有一个正常的资本补充机制。“中再H股IPO,可谓天时地利人和,相信届时基石财务投资者,会踊跃认购,因为它可以作为一类好资产去配置。”香港投资银行家温天纳[微博]说。

  “中国再保市场主体扩容在即,作为唯一国有再保险集团,中再的压力不容小觑,这也是其需要尽快完成IPO的原因之一。去年8月,国务院发布的保险业新国十条中明确,增加再保险市场主体,发展区域性再保险中心。加大再保险产品和技术创新力度。加大再保险对农业、交通、能源、化工、水利、地铁、航空航天、核电及其他国家重点项目的大型风险、特殊风险的保险保障力度。增强再保险分散自然灾害风险的能力。强化再保险对我国海外企业的支持保障功能,提升我国在全球再保险市场的定价权、话语权。另外在两地市场,一些民营资本也正在积极筹建再保险机构,则对于中再集团而言,除了要面对国际再保险巨头的挑战之外,还将面临民资的竞争。”对于即将上市的中再集团的动机,5月27日,香港一家券商机构分析师陈凯文(化名)如是指出。

  在艾伦·沃特斯看来,22亿美元是一个公平的收购价格。但价格可能并非思诺保险选择中民国际的惟一理由。

  在温天纳看来,一个投资题材的评判标准在于,其资产自身的质量与增值能力如何?未来增长点、定价情况、公司风控水平怎样?他认为,在引入战投方面,中再的考量或在于——若外资战投引入几年后就退出,则无甚实质战略意义;其自身两大股东已经很强大,引进中资战投的战略意义也不明显。

  缘何不引战投

  思诺保险另外的考量因素或是,中民投保留目前思诺保险的管理团队和保险文化。艾伦·沃特斯说,这是思诺用了几十年时间建立起来的团队和文化,团队经验丰富,盈利能力强,在保险业建立了长期而广泛的地区合作关系。

  如果反观国际再保险公司,会发现其股权结构大多较为分散。如慕尼黑再保险的前两大股动为巴菲特与贝莱德,分别持有11%及5.5%左右的股权,其他的投资者均来自公开市场。瑞士再保险的股权结构则更为分散。“国际再保巨头无论是股权结构还是公司治理,已充分市场化,中外的可比性不太大。”一位国际再保险公司中方负责人说。

  在资本市场中,最引人关注的无疑是一家超大型国有金融企业的上市过程,就像一幕大戏,犹记当年国有银行股、保险股上市之前,几乎所有的高管团队倾巢出动在全球进行路演,以吸引尽可能多的战略投资者,而对于中再集团来说,它的H股上市,在业内人士眼中,却显得低调很多。

  目前思诺在145个国家有近9000份保险合约。“自1993年以来,思诺保险单位保费带来的承保利润一直稳居再保险行业整体水平之首。”艾伦·沃特斯说。

  细观中再股权结构,仅有的两大股东财政部和汇金公司则分别持股15.09%、84.91%。

  “其实中再集团并不缺钱,中再集团注册资金将近400亿元,它年保费也就800多亿元,相比国内已经上市的保险公司来说,它的资本金绰绰有余。但是它同样有上市的必要,首先作为国有再保险集团,它通过上市来完善治理结构,提升国际业务竞争力,塑造国际形象等。”对此,一国内财险市场资深人士指出。

  艾伦·沃特斯告诉经济观察报,对作为世界上第五大保费收入的中国非常有兴趣,目前还在争取各种监管部门批准的过程中。如需要获得瑞典、英国、美国及百慕大地区监管机构的许可,他个人预测收购项目在年底的时候可以完成交割。

  倘若比较其他H股上市的国资保险公司?如中国人保(1339.HK),原本单一大股东为财政部,但在上市前引入百亿战略投资者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持股10.38%,财政部持股70.47%。

  在其看来,国际上有名的再保险公司,如慕尼黑再保险,它前两大股东为巴菲特与贝莱德,分别持有11%及5.5%左右的股权,其他的投资者均来自公开市场;瑞士再保险的股权结构则更为分散。一般而言,国际再保险巨头无论是股权结构还是公司治理,已充分市场化,中外的可比性不太大。也就没有必要再吸引同类战投来提升业务竞争力。另外从过往的经验来看,之前中国的上市保险公司所引进的战略投资者,更多是为了数年间股价翻番后赚取差价后退出,亦未看到给国内险企带来多少真正的战略价值。

  事实上,中民投试图“建造”国际化综合金融生态系统,而收购思诺保险是该战略的重要一步。其背后是——中民投结合自身战略与国家战略的民营版“亚投行”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