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第三支柱现雏形:递延型养老保险望落地

  “作为一种创新,税延养老险在充实我国养老保险体系的同时,也面临着挑战,释放这支商业养老保险新劲旅的能量,需在相关领域加大供给侧改革力度。”

票选好银行:由新浪网主办的“2015(第三届)银行业发展论坛”定于7月9日在北京举行。作为年度盛会的重头戏,“第三届银行综合评选”正火热进行中。欢迎投票!

从5月份起将在上海、福建和苏州工业园区试点——税延养老险利好几何

  保监会副主席黄洪日前透露,个人税收递延型养老保险(指购买商业养老保险的投保人在个税前列支保费,等到将来领取保险金时再缴纳个税)试点方案已获国务院通过,具体实施办法正在走流程,同时,上海市政府发布了贯彻《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的若干意见》的实施意见这一最新文件,明确指出将尽快启动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多渠道官方信息的聚合,预示着税延养老险试点的脚步越来越近。

  继商业健康险税收优惠政策下发之后,业内期待已久的个人税收递延型养老保险也有望落地。

图片 1

  目前我国养老保险由“三支柱”所构成,其中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和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组成了第一支柱,企业年金制度形成第二支柱,第三支柱则是商业养老保险。“三支柱”中,作为基本养老保险的第一支柱时下覆盖人口10亿,覆盖率超过90%,养老金账户累计结存余额4.4万亿元;作为重要补充的第二支柱涉及企业7.63万户,年金累计结存余额1.1万亿元;第三支柱的保费余额8600亿,涉及6500万的缴纳人次。看得出,在养老保险金的账户资金构成中,基本养老保险的占比近七成,其他两部分分别仅占17%和13%。

  “几天前,商业健康保险个税优惠政策已出台,其中明确指出,对试点地区的个人购买符合规定的商业健康保险产品时予以税前扣除,扣除限额为每月200元,这相当于,个税起征点由目前的3500元上升到3700元。”5月19日,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经济学院社保系主任孙守纪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强调,此税优政策与个人税收递延型养老保险的性质雷同,只不过前者是税收减免,后者则是延期缴纳,作为鼓励储蓄型养老,个税递延型养老保险有利于扩大商业养老保险的市场份额,从而起到完善养老保障第三支柱的作用。

个税递延型养老保险允许居民用保费抵扣当年个税,并将在退休后领取养老金时再缴纳个税,由于退休后收入通常大幅低于退休前收入,该政策通过降低个人边际应税收入,减轻了居民实际税收负担——

  根据世界银行的测算,养老金的替代率(一个人退休后领到的第一个月养老金除以他退休前最后一个月所领到的工资之比)如果不低于70%,老年人的退休生活跟退休前就不会有明显的下降。

  其实,早在去年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新“国十条”)中对此就有明确阐述,其中,最引人关注的一点就是,业内呼吁多年的个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终将落地,同时,首次对外明确试点启动的时间表为2015年。

近日,财政部、税务总局、银保监会等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的通知》称,自5月1日起,将在上海市、福建省和苏州工业园区试点税延型养老险,试点期限暂定1年。

  我国养老年金保险保费收入的占比仅为35%,基本养老保险的替代率正在逐年下降,目前大约只有40%;同时,受到我国企业年金的税收优惠政策力度有限、门槛较高以及协商机制不畅等因素的影响,企业年金的单位数占比不到0.5%,参与职工数持续处于停滞态势,最终替代率不到5%;另外,我国个人商业养老保险的替代率水平更是不足1%。这样,“三支柱”加起来的综合替代率还不到50%。如此状况既说明我国养老保险服务供给的严重不足,也直接影响着老年人的生活水平与生活质量。为此急需在稳定第一支柱和做大第二支柱的同时,重点做强第三支柱。据东吴证券测算,税延养老险有望撬动每年千亿元级别的增量保费,预计2027年个税递延养老金资产规模可达3.2万亿元,其对养老金支出筋骨的强壮作用不可小觑。

  等额还是等比例?

何为个人税延养老险?这种保险适合什么样的人群?又能带来哪些利好?

  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的若干意见》,去年年底之前就应当启动税延商业养老保险的试点。但作为养老保险品种的一种创新,税延养老险在充实与丰满我国养老保险体系的同时,也的确面临着多种因素的制约,卓有成效地释放这支商业养老保险新劲旅的能量,需要在相关领域加大供给侧改革的力度。

  税延型养老保险是指投保人在税前列支保费,等到将来领取保险金时再缴纳个人所得税,这样可略微降低个人的税务负担,属于补充保险的一部分。

完善养老保险体系

  首先,税延养老险是一个新的事物,民众对其认知程度与接受程度存在着不少的约束因素。一方面,与基本养老保险和税优健康险即期完成扣税不同,税延养老险是在将来缴税,而从较长时期来看,是否随着经济增长民众收入提高而带来未来个税缴纳额的提高很难确认,由此可能抑制与冲淡民众的购买欲望;另一方面,税延型养老险设定的月度抵扣额度如果过低,也会稀释产品对民众的吸引力,至少在高收入人群中难以形成黏性。基于此,可以采取税延养老险的弹性个税政策,即收入增长的情况下取过程中的最低个税率征税,收入减少的情况下按领取养老金时的税率征收;同时尽可能抬高抵扣额的区间上限,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调整。

  事实上,我国的个人延税型养老保险已呼吁多年。早在2007年,上海作为我国老龄化问题最为严重的城市便开始了个人延税型养老保险的相关课题研究。并且在2009年,上海保监局还牵头组织8家保险公司成立了试点工作专项小组,研究个人延税型养老保险的产品、实施细则、系统建设、监管制度等内容,但时至今日,上海的个人延税型养老保险试点仍未开始,此政策也一度被业内人士称为“炒作时间最长但到现在仍未落地的政策之一”。

所谓个税递延型养老保险,是指投保人在税前列支保费,在领取保险金时再根据当期税率缴纳税款。由于边际税率不同,对于投保人有一定的税收优惠,从而可以激发个人购买商业养老保险的积极性。“个税递延型养老保险允许居民用保费抵扣当年个税,并将在退休后领取养老金时再缴纳个税,由于退休后收入通常大幅低于退休前收入,该政策通过降低个人边际应税收入,减轻了居民实际税收负担。”业内人士分析称。

  其次,购买与服务方式也直接关系着税延养老险的落地成效。不同于基本养老保险由单位统一地强制性购买,同时与企业年金缴费由企业和个人共同缴费也不一样,税延养老险并不带任何强制性,而且单位没有按比例为个人购买的义务,同时针对购买人开展的凭据核实、个税扣除也要增加单位的财务成本,一个单位是否愿意提供相应的业务服务,无疑会直接影响着个人购买税延养老险的意愿。为此需要加大宣传力度,同时针对单位的相关服务行为作出强制性规定,并简化服务流程和提高服务效率。

  “个人延税型养老保险涉及到中国的收入分配和政府的财政收支,实施细则至今尚未出台,但它应该遵循三个原则:首先,此类政策不应是普遍的,建立的基础是大量没有单位的个体劳动者,理论上应该是针对灵活就业人员的优惠政策;其次,既然是社保体系的一部分,个人劳动者就应该享有税优,但需要强调的是延税而非免税;最后,延税的额度应该要有限制,否则延税到最后容易导致税收的不平衡。”5月19日,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褚福灵教授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强调,个人延税型养老保险属于自愿选择的险种,个人觉得合适就买,不合适就不买。

“对购买养老保险产品的个人给予税收优惠,可以缓解我国养老的财政压力,提升整体养老保障体系品质。”平安保险相关负责人表示,税延型养老险作为养老保障体系第三支柱建设的标志性事件,进一步完善了我国的养老保险体系,提升了国民养老意识,将为老百姓带来更多实惠,也促进了民生事业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